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Initial [利艾] 最強駭客x智能病毒 29-31

29.

 

這個長久以來只有精神體的存在,如今被人賦予了驅體,到底是好是壞?

 

艾倫 / Eren   _活在虛擬世界的一個”意識”,因為可以隨意又輕易的竄改現實的數位資訊而被視作棘手的「智能病毒」。

 

利威爾 _ 軍府的(蓄意怠值中)特別調查部長官,前身為最強駭客,所作所為與艾倫相似。

 

Underground _ 利威爾存放艾倫的一塊160TB硬碟。

 

LEVI’s Angel _ 研發部與利威爾的秘密實驗,讓艾倫可以以人體重生的一項計畫名稱。

 

 

 

“利威爾先生,您看,我已經可以幫您替換點滴了,我不會扎到自己的手了”

 

 

“還有這是佩特拉小姐教我作的餐點,雖然我的成品看起來很粗糙…但是營養方面我計算過了,沒問題的,吶…您嘗一口吧?”

 

 

“好…痛….奥路歐先生真是厲害,教我使用的防身術聽說是您安排的,這個我一定會認真學的…”

 

 

“這是埃爾德先生的全家福照片?哇~~您看看!埃爾德的夫人看起來真是個溫柔的美人呢”

 

 

“今天有一個案件,我修正了一個很細微到難以察覺的錯誤,袞塔先生讚嘆我很厲害,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您也在場就知道這不是我亂說的!”

 

跟利威爾分享今天學習的心得,是艾倫最開心的時刻。

 

 

一位身穿羅賽學院的學生,這時也一如往昔的小跑步在研發部大樓裡,潔白的長廊因夕陽澄光鋪成一片溫暖,一路上不斷與擦肩的人們打招呼,而對方都很友善的回應,並稱讚他身上的校服很合身、好看。

 

 

迫不急待地跑回那間房間,腦中不斷背頌著等等想報告的學習心得,但是從”重生”以來,這人醒著的時刻都相當短暫,艾倫其實很不適應,向來都獨來獨往的他,根本無需經營也無法經營與人之間的情感與互動…

 

如今一下子,情況完全改寫,為了可以幫助利威爾先生,我要好好的改變才行…

 

已到了利威爾的房間前,就看見韓吉正走出門要將門帶上。

 

「啊~~艾倫!今天的訓練還好吧?」韓吉一聽到跑步聲,就知道是誰來了。

「真是不巧,利威爾睡著了,我剛剛在觀察他的睡眠記錄…不過似乎沒有規律可言,喔?你穿上制服啦~~很適合呢!看上去就像個平凡高中生,嗯嗯~~!!」

 

看著少年的表情從氣喘吁吁到漸漸轉變成失落,韓吉連忙轉個話題,繞了艾倫看了一圈滿意的說道。

 

「韓吉長官…我…還是覺得…」頭越來越低,心中那份不安感又再次爬上心頭…這麼樣一位讓人敬仰的人,因為自己的關係,陷入了一場不知何時會康復的病情之中,接著牽連了不知多少人,愧疚之外更是許多抱歉…

 

「艾倫,你忘了利威爾怎麼交代的? 他交代了我們“好好鍛練這小鬼” 他對你可是充滿期待啊!而且利威爾可是有最強封號之稱!別擔心了」

 

韓吉透過鏡片後的眼睛微笑著瞇了起來,她最清楚在艾倫開始啟動的那時起,他是有多麼的努力進行每一場訓練,走路終於開始平穩,但那是不知摔了不下百次後的成果,而基礎的手寫動作到精密的電腦操弄──更是進步神速,而最讓人訝異的就是他本身就是一部驚人的知識庫,若落入利威爾以外的人之手…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所以…一定要將艾倫好好的保護起來。

 

她自己的部下對於艾倫更是有種愛屋及烏的情感,再加上他的幹勁是那麼的真誠…有誰不能不被折服?

 

而最擔心的就是如何融入利威爾的特別調查部之中,利威爾的一意孤行讓他們很難釋懷,但看了艾倫的表現讓他們更是心疼與佩服,也開始常常回來研發部探望利威爾之外,更是運用個人時間親身訓練艾倫。

 

「謝謝您…韓吉長官!我…還是想對利威爾先生說些話,可以嗎?」艾倫望著那扇房門,已經不知道想像了幾回,利威爾先生親自開啟房門後,好好嘉獎自己今日的表現…

 

 

「當然可以,你是最有資格進去的啊!想些什麼!利威爾也是一樣,他也一定希望你陪著他呢」看著艾倫終於露出靦點的笑容,真是可愛的孩子~~~~ sony啊…幫媽媽好好保佑他們吧!韓吉心中感嘆著。

 

被韓吉推了一把之後,接著輸入了密碼進入這間一塵不染的房中,那個人…就躺在那張潔白的床上,果然,那雙眼是緊閉著的…艾倫進門前的緊張都被平靜取代了。

 

 

窗外,斜射出幾道光芒映在那英俊的臉龐上…雖然是睡顏,但是那銳氣還是絲毫不減,還是可以讓艾倫看了好久後…才害羞的想起正事,先將窗簾拉密一點之後,打起精神露出笑容地快走到床鋪邊。

 

「您好,利威爾先生」 

 

舒了口氣,艾倫慢慢將目光移至床頭上的物品…越看…心中的苦澀才慢慢舒緩些...

 

那裡放著昨天帶來的裝雞湯用的熱水瓶。再過去是一個高雅骨瓷杯,跟一個很普通的白色馬克杯依偎並排著,然後最靠近窗台的則是一盆已經發芽的小植物,那是從一顆種子慢慢培育出來的,播種、堆肥…都是用原始自然的方式。

 

順道一提,這個國度的氣候永遠舒適,完全是仰賴科技去安排出來的,就連美麗的花卉都可以運用隨心所欲的點閱綻放──

 

仿真植物不需照顧也永不凋謝,收藏膩了隨時可以憑空銷毀,接著下一秒更換新歡,而人們對於虛構出來的花朵們根本無須珍惜。

 

因為它們沒有生命,只是一群數據而已

 

 

「你有情緒、有反應,就跟人類一樣,你不可能什麼都不是,在一切還沒掌握前,不准消失在我面前」

 

利威爾的這句話…一直支撐著艾倫內心,即使這副身體就像仿真植物無法取代實體,但也因此順利的在現實世界接觸到對方,不過卻以利威爾先生的健康作為交換…寧可…我寧可…什麼都不要!

 

「這是我的制服…大家都說很好看,您覺得呢?從沒想過居然有可以穿上實體的一天,哈哈…」

 

 

拉開了床邊一張椅子,上面卻掛著艾倫的薄外套,這間房間東西雖然不多,可是有一半以上都是艾倫的東西或是衣物,明明有自己的房間,但是東西幾乎都擺在利威爾所在的一號室,而利威爾也默許他,前提是要擺放整齊。

 

艾倫開啟了一片螢幕,桌面的底圖正是他這星期的訓練日程表…上午有肌耐力訓練、防身術、協調感、基礎格鬥、下午還有槍枝操作、炸彈解析、軍事學、心理學、及急救等技能…

 

這份讓人咋舌傻眼的”課表”是利威爾在艾倫生日的那一天開始執行,每天休息前都沒有空隙的安排著,滿檔的行程,都代表利威爾對他無比的用心,所以艾倫的進步才可以如此顯著。

 

一共才不過經過三個禮拜,艾倫卻覺得有三年那麼長,因為這段時間都沒親眼見到醒著的利威爾先生──

 

「──還有這裡有個地方想請您簽名呢…可以嗎?」

 

滑出一張表格出現在螢幕上,那是羅賽學院的特別編入生的契約書,上面填了艾倫的假名跟一系列的假資料,最下方只剩下一格是空缺的──

 

『監護人欄』 

 

 

「我苦惱了很久…果然還是利威爾先生最適合了吧?」

 

艾倫站了起來,轉而坐在床邊,低著頭繼續跟這一直無回應的男人說──

 

「啊!我來的時候有先回六號室清洗了,身上可乾淨呢!」

最不習慣的一點就是,身體要驅逐髒汙,可不能再像實境機裡那樣,隨手一揮就可以完成的啊~~

 

剛剛一直勉強著笑容,但是現在艾倫卻將它慢慢淡去了。

 

 

將頭靠向利威爾的心窩,確認著那緩慢又沉穩的心跳聲傳來…輕輕拿起起利威爾沒有打點滴的手臂…熟悉又仔細的按揉了起來,活絡經脈。

 

但數十分鐘後,男人還是沒有要甦醒的跡象,但艾倫越來越感到疲倦,內心也是,偷偷將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彷彿男人輕擁著少年入睡一樣──

 

 

伏在利威爾的胸口,任由眼睛溢出的淚水滑落至嘴角…也不管會哭濕對方的衣服,艾倫此時的心就像契約書上未填的那一欄,冷冷的空缺了。

 

 

 

「原來…現實中的眼淚…是有鹹度的」

 

 

 

 

 

 

---那株小小的薰衣草幼苗,代表著艾倫的心意

 

 

 

 

30. 

艾倫遇到利威爾之後,從被植入了晶片到拘束於一個再造人體之中,無疑是要他放棄原有的絕對自由──但也絕對無悔。

 

如今LEVI’s Angel已經成功,但也讓利威爾付出代價。

 

----------------

 

「艾倫,醒醒!該回去保養了!」 

 

韓吉雖然明知叫不醒,但這種睡在利威爾上的囂張事只有艾倫敢做,如果讓利威爾的部下看見這每晚在一號室都會出現的畫面,一定會各種羨慕嫉妒恨。

 

 

不過艾倫的運氣總是與他作對,每次都是錯過利威爾清醒的時刻…

 

 

為了更接近像個人類,這副身體有定時的休眠設計,讓重來沒有過疲倦感的艾倫感到很意外,不過在此時反而是個阻礙:

 

──他無法熬夜,夜深後就得回六號室去,進行保養程序,其過程完全不會造成傷害。

 

 

但是睡著的艾倫的雙手緊緊抓著男人的衣襬,握的想當緊…很難掰開。

 

「這孩子握的也太緊了吧…!巴納…來幫我一下」

 

「韓吉長官…這樣利威爾長官的衣服會被拉皺的…」

 

「誰管他啊~~對了,拿剪刀來…看我把這傢伙的衣服開個洞…噗哧」

 

 

 

「──混帳眼鏡,妳敢」

 

低沉的男聲,響在這夜半的室內,讓二個躡手躡腳的人結實的嚇到,利威爾帶著駭人的起床氣,直到把他們瞪回牆邊後,將目光放回床邊的人之後,目光才柔和起來。

 

「利…利威爾!身體怎麼樣?就跟你說解碼藥劑很傷身體!知道厲害了吧!」韓吉試圖抓住一些有利點想要扳回一城。

 

「你們真是太大驚小怪了」

這小鬼真是的…怎麼趴在這裡,這樣手臂血液循環會不好,他的手還是呈現緊抓的狀態,但這種小孩子氣的行為,卻讓利威爾心中有些愉悅。

 

「security mode . Eren」

 

艾倫的身體發出淡淡的光,就像在虛擬實境中的井底那時一樣,數據都一一浮現在肌膚上方。

 

「哇~這就是──艾倫的安全模式狀態嗎?」好奇心起的韓吉雀躍的跑過來,也開始研究起,看著這些細小的文字跳動及組合…不過…看著利威爾的操作方式還是讓她再次確認──

 

 

果然是個XXXX大叔!!

 

 

利威爾將身子坐直後,將艾倫的身體一口氣帶上床鋪,靠穩在自己的懷中…就開始一顆一顆鈕開扣子,用很輕柔的動作…將他身上的羅賽學園的制服上衣敞開,好讓更多數值方便被檢視。

 

「…喔,這些成果還真是不錯…體力以及肌耐力都提升很多」

 

「你都不知道!這孩子是多麼認真!而你卻連聲”表現得很好”也不對他說,是要大睡特睡多久───嗚呃!」

一個手刀直擊韓吉腹部,好在她晚餐吃的早,不然吐出來一定會更慘。

 

 

「我知道」

輕撫游移在艾倫身上的手指,相當的溫柔,而利威爾在模式下讓艾倫鬆開了手,將他傷痕累累的手握在掌心,輕輕的舔吻了起來──

 

韓吉用眼神示意巴納,二人就轉身非禮勿視。

 

只見艾倫手上…肩膀上…還有背上…都佈滿細細小小的結痂,利威爾能見之處都一一輕吻著。

 

「嗚…嗯…」

艾倫的身體感受到被騷擾著,但是處於睡眠狀態的他,也無法回應什麼。可是即使如此,也完全沒有迴避,反而將轉頭窩進利威爾的頸窩,感受確認這份安心的熟悉後,繼續安然睡著。

 

 

看完想知道的資料後,艾倫身上的光漸漸消失後,利威爾幫艾倫重新扣回衣服的扣子,其實是很想…將他身上每一處都好好嚐遍,可是...心中有其他打算,也就忍下自己的慾望。

 

 

「送他回六號室吧。」撫著艾倫的側臉,利威爾的指尖卻還不想離開。

 

 

韓吉有些遲疑

 

「利威爾啊…你要禁慾多久啊??這是藥的後遺症之一嗎?啊啊~~真是罪孽~~~當初那個百般捨不得與Underground分開的利威爾哪去了??」

 

利威爾帶些嫌棄的眼神讓這對對話無疾而終,然後,摟緊了熟睡中的艾倫,感受著仿真的呼吸吐納在自己的肩頭,溫暖的體溫相當讓人感覺相當舒服…

 

天知道利威爾有多想好好佔有這小鬼的一切,但是必須耐心等到那些藥劑被完整代謝才行。

 

「…他放棄無拘的自由,甘願臣服於我,為了不失去他,我得想盡辦法將他留住…而加深對我的情感也不失為一個方法。」

 

聽到這兒…不禁為艾倫感嘆…他不但從虛擬世界被帶到現實,如今更是要他漸漸離不開這個男人,身心都是。

 

 

而利威爾此時低頭吻了下艾倫的嘴角,那輕皺的眉間鬆開些,希望下一次的接吻,可以在雙方都清醒的時刻下進行才好。

 

「而他...不想要只有虛擬的互動,也嚮往有同儕、團體的生活,所以絕對不可以有孱弱的身體,必須可以自己保護好自己的能力,以及堅強的內心」

 

這過程…雙方都得忍受過來才行。

 

一直安靜在旁邊關注二位長官的互動的巴納,悄聲暗示了韓吉去注意那份被遺忘的浮動視窗──那份需要利威爾簽名的『羅賽學院契約書』 

 

「喔---對了!利威爾啊,趁你現在還清醒著,這兒有份資料快看看!」將畫面移置給對方,時候不早了,看艾倫睡的這麼甜,害我也想去睡了啊啊~~~

 

 

「耶爾?」上面寫了艾倫的假名及假資料,如果要體驗學院生活,用”艾倫”這惡名昭彰的名字實在太招搖惹目,不過總覺得這假名有種不單純的意義…

 

「喔~你說那個啊?那是艾倫無意間脫口而出的一個單字,拼湊之下就誕生了~而那些假資料也是他親手包辦…我真的覺得…啊啊~~哈~~艾倫的能力實在是太危險」韓吉忍不住睏意,中間打了個哈欠,不過再接著說──

 

「可以自由的操控數位資訊,竄改成想要的內容,對有心者來說實在太具誘惑了」

 

 

看著這份契約書…如果簽下,艾倫就像隻身脫離了安全的羊群,隨時會被從暗處竄出的惡狼分食…還是再深思熟慮一下好呢?

 

而利威爾完全沒有多餘的思考,在最後空著的監護人欄位──漂亮的簽下──Levi。

 

「啊啊啊!你有沒有聽懂啊!這樣不是將艾倫暴露在這危險的世界嗎!」真是忘了這男人是有多麼愛不聽勸告!

 

「…這世界的美麗還是會吸引著他踏入的...再說...我的名號不就是最強的庇護嗎?」

勢必剷除所有在我們之間的障礙,利威爾對艾倫的執著…或許比他自認的還深。說到這裡,既然要以特別生入學,那得好好送一份禮物才行。

 

「那個…利威爾長官,那我這就帶艾倫回去六號室。」

巴納正要將艾倫抱起時,利威爾卻開啟了這間房間的備用維護機,其實這個機器除了艾倫專用的六號室有之外,還有幾台備而不用。

 

而利威爾現在開啟的就是其中一台,只是這可是計畫開始以來第一次使用,很快許多半透明的細線貼附在艾倫四肢與軀幹上,許多光點一一藉由線路傳遞到這個身體裏。

 

「艾倫今晚改睡一號室」

 

韓吉一個機靈外加狂眨眼:「喔喔───利威爾你要對艾倫溫柔一點喔!」

巴納則立馬迅速拉走他的長官,並且按下她的頭好閃避飛來的熱水壺,迅速將門帶上後,“pi” 的一聲也自動鎖上了,而且是從門內側上的鎖。

 

 

「…….利…威爾….先生…」

 

艾倫就連夢話也惦記著,可是利威爾的休養做得相當徹底,就連在Underground也不讓艾倫來見自己。

 

好吧,今晚給你一些獎勵好了。

 

 

 

 

 

 

31. 示威的期考危機

 

羅賽學院期中測驗 

 

像股低沉的的氣壓壟罩著,全電腦化的線上測驗方式完全取代掉傳統被淘汰的紙本,每位學生會以眼角膜及指紋識別身分外,甚至會進行出入國境時的掃描是否有作弊利器或是程式安裝於身上。

 

除了成績會殘酷評斷學生的優劣外、平時的操行的成績更是一大關鍵,一但有什麼汙點在身上,就別想從這間有著優良校風的學院畢業。

 

絕不姑息取巧之人,把關之所以非常嚴厲,只為了培育出優秀的真正人才,所以能從這裡畢業的學生,未來的路將無比寬敞。

 

 

 

“啊~~我慘了~~剛剛的a-3題我應該要用s公式才對”

 

“不對…我看那條曲線應該是從y到z…而不是…”

 

“這次的題目是誰出的啊??也太細了”

 

“是....”

 

學生們此起彼落的討論聲充滿在這休息時的空檔,而靜靜坐在位子上安然地看著手邊資料的一名學生絲毫不受影響。

 

「阿爾明,你還是一樣不擔心考試呢」 米卡莎從她的位子走來,發現對方正看著的不是下一堂的預考範圍內容,而是更高深的個人研究資料。

 

阿爾明向她微笑了一下說 

「即使機會很小...我還是想再找找看」

 

二人開始沉默,因為他們心中想的是同一件事──『艾倫...』

從去年底....直到新的學期都已經從下一年度開始,艾倫都沒有透過夢境與他們任何一人聯繫,讓他們 不得不認為“他已經消失了”

 

但可是

 

當查到有什麼不法的案件發生時,每每都彷彿有人甚至力量已是個組織在幕後悄悄的協助他們直到破解,簡直心有靈犀,有志一同,就像艾倫從沒有從他們身邊離開過。

 

而新學期開始時,大學部的學生正副會長相繼請了長假,院長更私下請了特別調查部來請求探訪,讓人意外的是他們同意協助,可是這二人卻也像艾倫一樣人間蒸發似的,完全尋不著人。

 

於是高等部的學生會長──約翰表示:自願接下這大學部額外的事務,直到他們復學後再交接回去,而原先訕笑他自不量力的學長姐們,在看見無論大小的校內活動、重大會議、糾紛事件等,都可以順利的進行、 完美落幕後,也都紛紛按耐住心中不悅。

 

當時問他為何如此吃力不討好,無端去節外生枝?

 

「我想...艾倫那傢伙,一定還在看著我們,我怎麼可以輸給他?再說,這樣一來我們不就可以掌握大學部的更多資源,好讓我們更了解所處的現況」

 

馬可很認同他這積極的想法。而身後更是有一群支持著他的同學們,也就是104期的大家一同維持學院的秩序及運作。

 

 

但在為期三日的期中測驗快完成之時,羅賽學院的中心機房發生了異狀,數十片巨大的3尺晶片上產生了亂數,那上面正儲存安置全校學生的電子檔案。

 

最後一堂即將要在15分鐘後開始....

 

二位維修人員在一旁完全束手無策,即使是熟知其運作的阿爾明趕來後察覺,這表面上是負荷過重,但仔細分析就會知道,這是有人蓄意的攻擊破壞,目的是要癱瘓整個測試系統,最立即的影響就是會讓全校此次的考試紀錄完全作廢。

 

而當其他學生會幹部趕到現場時,已又過了10分鐘了,而...算算時間還是不夠解除危機!!

 

「...看來只能緊急廣播出去,暫停最後一堂的測驗,然後快點搶救之前的數據」

 

康尼看了約翰向他點頭,立刻開啟的全校廣播系統後─────

 

『噹─────』 測驗鐘聲響起,他們,遲了一步。

 

原先就快負荷不了的的資料庫馬上發出不平靜的閃爍及飛快的運作聲,上千筆大量新的數據又開始湧入。

 

「阿爾明...該怎麼辦...!!」莎夏擔心的抓著手中的麵包,裡面的餡料都被她擠出來了。

 

「方法有二種...第一是馬上切掉總電源,從新開始運作,但是這個情況很冒險,能救回來的資料一定會有損壞;第二就是...分擔負荷,但是...我們沒有一口氣容納如此巨大的資料的載體...」 

 

阿爾明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努力的思考還有沒有第三條活路,每個人的表情開始沉重起來,現場的刺眼紅光像是嘲笑似的打在每個人臉上,使氣氛一陣死寂。如果這次的攻擊真有人指使,讓對方得手後,下一回必定會染指到更久遠的資料。

 

這是示威...

 

在場的除了那二位維修工人,其他都是高等部的學生會幹部,這次危機處理沒有得宜,不就是要讓他們認清 ───

 

『少自視甚高』 這個事實....? 為了這個目的,不惜賠上學院的機房設施,以及更多無形的破壞。

 

 

「你們在做什麼!考試不是已經開始了嗎?...約翰?阿爾明...還有...你們怎麼都全在這裡?」

 

每個人都條件反射的往聲音傳出的地方看去後,頓時大家的腦中就像這台快宣告報銷的資料庫,塞了太多無法負荷的資訊,呈現高速運轉無法消化的狀態。

 

 

原因之一 : 

可能是一位容易被學生調侃整是不務正業的中年大叔 (老師) ,平時頭髮亂糟糟又滿臉絡腮鬍,但這時已梳理非常得體,鬍子不但服貼整齊,平時親和力十足的他擺出一臉嚴肅嚴肅臉孔,並身穿正式典禮才會出現的高級西服。

 

原因之二 : 

這位整個煥然一新的老師名叫-漢尼斯,似乎正帶領著貴賓參觀學院的重要資產及驕傲,就是這聲稱”智慧結晶”的中心機房,如今它即將要冒煙報銷,一進來就看到一群現行犯正要送它上路好走。

 

原因之三 :

 那位重要的貴賓─明明穿著與他們無異的制服,外表與年紀看起來就像是一般般的普通學生…怎麼…

 

“哇啊啊啊──────?!”

104的大家異口同聲外加瞠目結舌的大喊

 

“他”

 

怎會──有跟他們時常掛念的人如此相像的臉龐呢???而且…他是有實體、有影子、用跟我們一樣的方式說著話,更不是透過任何的儀器所辦到。

 

「各位學生會的幹部,你們好。」

 

米卡莎一個箭步上前,但是還是有所顧慮的留了一步的距離,如果…但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她充滿困惑的眼神迎向了他,而他向她微笑了一下,然後看著他將右手撫上自己心臟的位置,行了一個優雅的禮,然後不著痕跡的那眼中的璀璨光芒-

 

瞬間

 

像是有道電流閃過,周遭的警示紅光立刻跟著切換成柔和的綠光──

 

 

目擊這超速轉變的當下,每個人全都傻了 (但可以保證漢尼斯老師一定還在狀況外) 

再過了幾秒後…阿爾明突然會意的喊出「…危機…解除了」 

 

並且些想確認般的走到米卡莎身旁,看著那位以貴賓身分前來的”學生”。

 

你──是艾倫吧──只有艾倫才有可能駕馭這種狀況,但是──

 

「我的名字叫耶爾,請大家多多指教」

 

聽完這句自我介紹,每個人難以接受,又略顯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連現在最後一堂的測驗已經開始的這件事都被拋到腦後。

 

 

“耶爾”覺得氣氛還是很詭異…於是在背著漢尼斯老師的情況,用唇語說了一句話後。

 

情緒失控的米卡莎跟激動不已阿爾明立刻將他圈住緊緊抱住、再來是大叫的莎夏及歡呼的康尼在第二圈、不可置信的約翰與難掩感動的馬可則在第三圈。

 

總之所有人立馬興奮的抱成一團,整個就像剛剛踢入致勝一分的足球隊,樂不可支。

 

 

被晾在一旁的二位維修員,整個覺得莫名其妙。

而漢尼斯則滿臉欣慰的看著他們說:

「我都不知道你們對新學生是如此熱情…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那句口語就是──『我是艾倫,好久不見』 

 

 

TBC




事隔很久的故事,再度增修後整理好重po上,希望喜歡的朋友看得愉快 ^^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