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療癒精靈app-8

* 轉世、淺意識有記憶、螢幕兩端的戀情…?


艾倫消失之後,利威爾不曾在夢中見到他一面

 

即使是活生生的人,失去聯繫的方式也是相當容易,刪除通訊錄上的號碼,或是換了新的一串住家的地址,只要有一方失去主動的意願,物換星移人的情誼都不是難事。

 

利威爾的手機沒有安裝任何新程式,保留著舊有的一切,讓這隻手機静靜的陪在自己身邊,每天也攜帶著它、使用著它,在忙於公事時,就把它擱置在桌面,就像艾倫在時一樣。

 

表面上,利威爾在職場上的表現還是一樣有著驚人的效率,可是親近他的部下們都知道,他在用公事去麻痺自己的情緒,越累越忙越好,這樣一來就沒時間去想那些。

 

埃爾文點名利威爾,在年假期間出國去散散心,旅費公司全部招待。

 

雖然療癒精靈的消失是全面性的,並沒有針對任何一人,只是恐怕使用者與精靈間的互動情誼,沒有人可以比利威爾跟艾倫還要深刻。

 

於是為期十天的假期裡,利威爾的部下們異常積極主動的將工作分配調整好,希望他們的部長可以放心,但是一聽見利威爾安排全是海上郵輪的行程,又生怕發生什麼萬一,他們也就去求助韓吉經理去商討。

 

「放心吧!你們都太緊張了,是怕這傢伙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嗎?哈哈~~」

 

「沒想到要讓部長舒緩心情而安裝的療癒精靈,反而造成反效果…」

 

「雖然我們一開始也很不適應,但是他們推薦的新程式也不是那麼糟,不過看部長完全沒有興趣去了解」

 

佩特拉跟奧路歐看著自己的手機,沒有了昔日熟悉的精靈,也不想將視線多停留在上頭,更何況是部長呢…

 

「那傢伙才沒那麼軟弱!你們真是的,要是這麼擔心的話,我派莫布利特偷偷跟去好了」

 

韓吉用手一指身邊大驚失色的莫布利特

 

「…!!您這是藉口吧!這樣誰來監督您工作啊!」

 

-----------------

 

利威爾的大海之旅就啟程了,將有十天的旅程沿途停靠東歐幾個大城市,越來越接近聖誕節,使的這趟遊輪之旅更顯的溫馨歡樂,這也是埃爾文以及其他部屬們的期望,希望部長可以在這幾天好好的休息,這也算是他們送給利威爾的一趟生日禮物。

 

身邊的遊客來來去去,有的是來蜜月的新婚夫妻、或是許多家族年度旅遊、再者就是呼朋引伴的觀光旅行團,很少像是利威爾這樣的個人旅行 (被派來做報告的莫布利特應該也算)

 

白天人們享受遊輪的豪華餐點及遊戲設施、暢遊免稅商店、享受高級SPA服務…

夜晚則來到甲板吹著海風欣賞露天電影、盡情在舞池裡狂歡或是沉浸於CASINO…等等。

 

但是利威爾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拿來看海,彷彿是要將一輩子的份量一次看完,如果眼睛感到刺眼了,就翻翻那本關於敘述柏拉圖愛情的書。

 

此時正是陽光最烈的下午時刻,從船頭望向遙遠的船尾都一片空氣蒸發的矇矓霧氣,鬆開白色襯衫的第二顆扣子後,無趣地闔上書本,現在看也沒什麼意義了,不過不知為何還是將它扔入行李箱中,一起帶來。

 

因為長時間待在甲板都會引來許多單身女子的搭訕,利威爾想想還是先回到個人的套房裡休息,此時,一名服務生與要轉身回房的利威爾擦肩而過,突然一種不尋常的感覺出現──這人,準備從自己身上偷竊。

 

利威爾用極快的速度一個反手,想將那人的右手反轉至背後,對方的反射動作更是敏銳,將手迅速的收回身,但是利威爾餘光發現──對方手上已經握了個東西,馬上再用另一支手扣住”他”的肩膀,用力把人抵向桌面。

 

“啪” 的一聲,那封被拿來做書籤的藍色信封,被鬆手後掉落二人之間的地面。

 

她,那名服務生,原來是名長髮梳理的相當整齊的女子,而冷淡的淺綠色眼底散發著飄然無畏,剛剛的行為明顯失敗卻也臨危不亂,將厚重的淡金色劉海隨手撥到耳後,一個欠身,這名女服務生的身影迅速隱沒在交錯的人群中。

 

利威爾用極小的動作檢查了身上的物件,信用卡…手錶…甚至是太陽眼鏡、紙巾…都在,那本書也還在。

 

那她的目的就是這封信而已,但是為什麼?

 

「…部長?發生什麼事情了?」

利威爾看見熟悉的面孔從圍觀的人牆中探出──是那四眼的得力助手-莫布利特,一身鮮豔花襯衫加短褲以及夾腳拖的休閒裝扮,原來換下西裝之後都這樣穿嗎?整個人完美融入度假的氣氛,第一眼還真認不出來。

 

因為看見部長跟人似乎發生肢體衝突之後,急忙承認自己是被派來”關心隨行”的。

 

「我知道了,我現在去連絡警衛調出監視器!我會幫您找出犯人!」

莫布利特隨即取出手機,然後從隨身的包包裡,取出一本手冊──上面記載密密麻麻的資料,任何一筆都是這艘豪華郵輪上重要負責人的連繫方式。

 

這幫傢伙,居然還派人來關心…真是太小題大作了,真拿他們沒辦法,利威爾雖然這樣想,但也沒有感到不悅。

 

「東西沒有被偷走,不用查了,莫布利特」

 

「這…這樣不好吧!部長,如果有人要對您不利的話──」

如果利威爾部長有個什麼閃失,他可是要提頭回去交代啊~~

 

--------------------

 

夜已深,利威爾在偌大的浴池中泡著,將手上的水珠抹上一旁的毛巾,腦中淡淡的想稍早發生的事情,拿起那封他遲遲未開的信封,他一點也不想知道裡頭有什麼內容,如果可以,他多想將時間停在拿到它的那一刻,艾倫還在身邊的時刻…

 

後來也查不出那女子的行蹤,調出影片後也沒有任何一間餐廳有錄用這人的紀錄,或許已有不明人士變裝潛入,要做出什麼危險的動作…等等

 

當郵輪內的高級保全主管一聽被偷竊未遂的對象是利威爾──更加不敢怠慢,這位他們停靠任何一個港口,他就可以在那裡有上萬份貨物流通,是位頂尖商業人士。於是無條件將利威爾的房間提升到更可媲美國防等級的總統艙房,並且增加保全的巡邏確保其他遊客的安全。

 

「嘶──」

穿上了純白色的浴袍,身上還被水氣包圍著著,但那封信才開到一半,機械式的提示音效傳來打斷了動作,如果是以前收到了簡訊,艾倫總是像發現寶貝般大呼小叫自己過去,然後開心的說出內容

 

「Heichō!有三封垃圾信~幫您扔掉了,然後今天的款項已經入庫了~~好厲害喔!大家都知道有您在的地方最好~~才會放心的將貨物寄託給我們----」

 

利威爾搖搖頭停止了回想,也沒有要將手機換掉的打算,雖然睹物思情,但是一但換了手機,似乎這世上唯一一件曾經可以連繫艾倫的媒介就消失了。

 

手指一滑,原來是埃爾德傳來的問候簡訊,上面簡單說明這幾天公司幾件要事的進度,當中有一則消息則是很可疑,世界各處的港口遭到不明人士的入侵,多家公司的貨物有被撬開的跡象,可是卻沒有進行偷竊,彷彿是有個有組織性的團體進行著計畫,偷偷的在尋找他們要的東西,而這個港口目前已受到當地警察的保護,並且日以繼日的要揪出這個犯罪集團。

 

然而心中有種莫名的不確定的感覺…不知為何跟收到那封淡藍信封的感覺很相像,是種讓人坐立難安的騷動。

 

假期雖過了一半,看來還是早點回去處理公事好了…省的夜長夢多,然而想起港口遭入侵的案件,便將未開的信夾回書裡,利威爾決定將後面的行程改變,實地去一趟。

 

 

沒想到這個決定,居然會在之後有巨大的發展…

 

 

------------------------

 

「利威爾部長,再過十分鐘就到費利曼圖了」

 

因為臨時更換行程,公司也派出快艇去接在郵輪上的利威爾及莫布利特,二人經過數十個小時的航行,終於抵達位在地球遙遠的南端,由平穩的大郵輪到容易顛簸的小艇,這趟下來實在磨人。

 

 

這裡是澳洲的一份子,但是距離其他的大城市要越過一整個沙漠,孤零零的隔離在西邊,南半球最寂寞的城市-伯斯 (Perth)。

 

而費利曼圖正是伯斯的一個古意盎然的海港之城。

 

此時的南半球正是春意盎然的春夏之際,幸好因應旅行帶來的夏季衣服正好派上用場,很少有機會穿著短袖過聖誕前夕,莫布利特悄悄觀察利威爾,還是短袖白襯衫加上黑褲皮鞋,單肩背著俐落的皮革紳士包,這已經是出差不是度假了吧?反觀一身夏威夷裝扮的自己…真是讓人苦笑不已。

 

如果部長的心情可以因為環境跟著明媚就好了。

 

 

「為什麼部長要特地來到這裡勘查呢?要去的話應該去更加繁華的大都市才對啊?」

 

來到這處出事的港口,四周的建築都是充滿濃厚當地特色的石灰色築體,但是氣候相當宜人,天空更是無比的蔚藍,完全就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聽好了莫布利特,有時候活在安逸的生活之中,是很容易磨滅警覺心的。」

看了受害的港口清單,內心決定了這個安詳小鎮,就是一種直覺。

 

前來接應的人馬已到來,每個人都是一口道地的英式英語,但是這也難不倒利威爾,經過了溝通與商談,他們來到收納貨物的腹地,看到那些被撬開的貨物,受害的不只利威爾的公司…但是真的如報告裡說的,沒有損失。

 

「真是太奇怪了,您說是吧?部長,而且監視器還被動過手腳,也沒錄下影像」

雖然沒有頭緒,但是搜查的專業工作還是交給警察比較恰當,否則也是浪費時間,但是看到部長還是一個個仔細的檢閱著,自己也就跟著繼續查看有什麼蛛絲馬跡。

 

然後依然是搜尋未果的情況下,利威爾心中嘆了口氣,得…繼續工作、不停的工作,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才行…

 

正想取出包包裡的手機查詢回國的飛機航班時,利威爾發現包中有個東西在發著光──居然還是那個信封?

 

它從裡散發著金色的微光,就像有手電筒在後方抵著似的──怎麼會這樣??

 

然後隨著人的移動這個光還會有變化,穿過一道又一道的走道,越過無數個棧板…發現利威爾走遠的莫布利特也因為擔心跟了上來。而二人在一個木箱前停下,光芒此時也到了最高點後倏然熄滅。

 

這陳舊斑駁的箱子簡直是被遺忘了放在這裡,它容量大概可以裝下一台大型烤爐,上頭貼滿了超過十種語言的封條,看樣子它不斷的在世界各地輾轉流浪,查看上頭的資訊,卻被擱置在角落累積了厚厚的塵埃,問了現場的人,它的旅程似乎因為沒有了資金而中斷,總之持有人也消失無蹤。

 

它也成了這個港口麻煩的滯留物,雖然最新的一張封條,上面貼了當地焚化爐的地址,但是也擔心持有人突然出現要取貨而不敢做銷毀動作。

 

「部長…您該不會要收留它吧?這樣的箱子一看就很可疑啊!」

 

「莫布利特,來幫忙」

 

預感成真,難道利威爾部長也被韓吉經理傳染好事的個性了?真是太糟了!可是看在部長如此認真的神情,這個古怪的箱子有什麼秘密也跟著好奇起來,接下來的行為如果觸法怎麼辦?

 

 

箱子一打開,裡面滿滿的發黃的緩衝泡棉及保麗龍球,一股封閉許久的氣流也湧現出來,使的這裡的空氣更加混濁──

 

「咳咳…」

摀住口鼻,利威爾小心的撥弄著這個箱子內部,然後碰觸到一個被白色的布條層層包裹著的東西,大小跟一條法國麵包差不多,除此之外,箱子裡面沒有其它的了。

 

「好像…有個娃娃的形狀」

輕輕的按壓,利威爾小聲的說著

 

「部長…這…這一定是來作蠱用的人偶啊…」

莫布利特的臉色比保麗龍還慘白,這樣的事情時有所聞,例如當時的鐵達尼號,不是有因為載了法老的棺木而沉沒的傳言嗎?

 

將箱子恢復原狀後,港口的人在利威爾的協商下,答應會找到它的持有者,看在利威爾所在的公司良好商譽,同意將這不知去向的箱子交給利威爾做處理,因為這個散發不祥氣氛的東西,他們也不想多留,因此彼此牽下保密的條款,轉讓了所有權。

 

隨後直到回到市區走在Kings Park裡散步,才感覺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崇高的部長,居然一改往日的嚴謹收下來歷不明的貨物──真是太不應該了!!

 

「莫布利特,如果你怕受到連累的話,就別跟著我了」

 

「部長!您千萬別這麼說!我可是身負重任來隨行您的安全的,我相信您這麼做一定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

 

沒有什麼…全部都是直覺在催促自己,這原因你會信嗎?利威爾看了剛剛查的航班已經錯過,今天就在這個臨海城市過夜吧。他們訂了二間單人房,那箱子也被送來他們下榻的旅館了,莫布利特安排好了明早的飛機,後天就可以回到公司崗位。

 

又是一個沉寂的夜晚,不過因為那封信的指引,接著找到這個箱子,然後又霸占了這個包裹…實在詭異的流程,但是既然已經是自己的東西了,利威爾將包裹取出,將一層又一層的布給解開──

 

人型的模樣越來越明顯,白色的布條也越來越細,直到變成手心大小、它露出裡頭皺巴巴的肉色皮膚──雖然內心不禁一陣疙瘩,難道真的被莫布利特說中,這是一個可以詛咒他人的骯髒的人偶,而且還是彷造人皮去設計──

 

遲疑了一下,利威爾仔細的將布條纏回去,整個樣子就像一個身軀胖胖、四肢短小的巫毒娃娃,並沒有丟棄它甚至火化它的打算,這世間奇怪的事情上千萬,收留了一個因緣際會的詭異人偶那又如何?

 

利威爾沒有把它放在房間的角落,也沒有再拿任何新的毛巾去做包裹,就這樣放在床鋪的一旁,與自己同床共眠──

 

輕輕摸著這白色人偶…如果艾倫在的話,他會不會為了這個吃醋?應該會吧,那小鬼的內心總是占滿了我不是嗎?

 

 

--------------------

 

意識恍惚間──

利威爾感覺自己夢見同一個夢,本來應該是個想不起的夢,那是安裝了療癒精靈的第一晚,有個身體消失在虛空之間的散發淡金色光芒的少年,當時他有些哀傷的對自己說

 

『兵長,我找到您了……您能找到我嗎?』

 

想靠近他卻無法

 

然而在今晚,他卻可以一步步的靠近,終於──他將這個身影擁入懷中,很確定的是,他是艾倫──我的艾倫──

 

 

夢中的艾倫的笑容非常溫暖,他依偎在利威爾的臂彎裡,小聲的說著──

 

 

 

 

--------------------

 

 

距離登機前二小時要抵達機場,莫布利特算算時間,他們差不多要辦Check out了,萬里無雲的氣候總是使人心曠神怡,想必部長應該已經打理完畢,在大廳悠閒的享用旅館提供的早餐了──

 

果然沒錯,一進入交誼廳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望著遠方海景的部長,腳邊放著已經整理好的行李,不過…昨天那個詭異的箱子呢?怎麼不見蹤影?還是已經先送去機場了?

 

「利威爾部長──您早!怎麼沒看到昨天的───箱箱箱….」

 

莫布利特想將自己的眼睛摘出來洗一洗,他有耳聞療癒精靈與部長之間的故事,也因為好奇部長的跟自己的精靈有哪裡不同,輾轉拜託其他前輩,將艾倫的樣子截圖下來給自己瞧瞧…

 

印象中有著濃眉大眼,迷人璀璨的金色眼瞳,蓬鬆的褐髮,對利威爾部長更是無比上心…

 

此時,有個符合以上條件的嬰兒,牢牢實實地被利威爾部長抱在懷裡。

 

下巴收不回來的莫布利特,看著利威爾輕輕逗弄著這個寶寶,後者稍稍醒來睜開金色的雙眼,小拳頭本來還握緊緊的含在小嘴前,馬上鬆開後輕輕握住利威爾的手指,輕輕的嗝嗝笑了起來──

 

 

 

 

利威爾昨晚的夢中,最後聽到艾倫說的是──

 

 

 

 

『兵長,您找到我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