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療癒精靈app-7

* 轉世、淺意識有記憶、螢幕兩端的戀情

* 本段落不甜 (沮喪

 

難道是商業間諜?暗的不行來明的嗎?但是金髮少年的接下來的發言,倒是出乎利威爾的預料──

 「 我們是研發了──療癒精靈的團隊中的二人,真的很榮幸這款遊戲能幫助到您 」

 

「 有什麼事情嗎? 」──我沒有跟小孩子套交情的想法,後面的部分利威爾沒有說出口,因為有艾倫在身邊的自己,實在是說服力零啊,看來對方不但知道自己,而且還掌握了我的行蹤及一些底細。


「 您不需要提防我們…很抱歉,我的名字是阿爾明,其實掉手機只是個小藉口,其實是想跟您見上一面的,利威爾先生 」

金髮少年保持著微笑,雖然感覺上還是個學生,但是與大人交談起來卻一點也不卻步。

 

「客套話就免了吧──我…其實也不是要跟”你”說話。」

黑髮少女狠狠的盯著,一副想將利威爾覆在手機上的手掌給燒穿似的。

 

「 …妳答應我要好好談的,米卡莎 」

 

「 可是…這種人…憑什麼── 」

 

二個人的個性相當反差,反而身為少年的阿爾明顯得秀氣有禮,而那位有東方人血統的少女,清秀的面容卻從頭到尾都散發著怒意,不像是遇到殺父仇人…反而是像…

 

遇見了情場上的敵人

 

「 我們有一個忠告,還請您可以接納 」

 

安撫了怒氣未減的友人,阿爾明繼續說著,雖然沒有那麼明顯,他的眼睛也是不時飄向利威爾的手機。

 

「 您不介意,我們很樂意坐下來好好說給您聽 」

 

利威爾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卻有種不想他繼續說下去的念頭

 

 

「 首先這款遊戲即將要步入歷史了,相信稍後相關的粉絲頁就會陸續證實,因為您是我們選出來的最佳的使用者,所以特地前來跟您道謝的── 」

 

 

利威爾的眼神暗了暗,但是心中卻…有種碎裂的感覺油然而生,什麼意思…剛剛他說了什麼東西?而餐點跟二杯給他們的杯水早就被送上來,可是完全就像是被遺忘般的冷落在一旁。

 

「 我們不是本地人,是一群熱愛研究的學生,因緣際會下我們研發了這款遊戲──而當初的目的已經達成,該是功成身退的時候了,每位使用者的資料我們都會妥善的銷毀,所以不需要擔心個資會外流 」

 

將手機握在手心──利威爾感覺它好像沒有了重量,所以是怎樣,你們這群小鬼完成了團隊作業後,就準備將一切收工,然後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般來打聲招呼嗎?

 

「 將會有許多優秀的遊戲做完美的取代,我可以幫您做推薦── 」

 

「 閉嘴 」

 

三人之間的氣氛降到冷冽的低點,利威爾忍下內心燃起的憤恨,因為就像是一件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實被說破了,然後還裝做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還不願意承認以及接受。

 

艾倫遲早會用各種不確定的方式消失,我不是白癡當然知道

 

「 如果你們來只是要說這些,我已經明白了,還有其他話要說嗎── 」

準備起身的當下,阿爾明急忙攔住臉色已相當凝重的利威爾。

 

「 等等──利威爾先生,我們是來給您忠告,以及感謝您的! 」

 

阿爾明雙手遞上一封藍色的信封,顏色就像海一樣水藍──上面寫著

TO Dear LEVI ──用很糟糕的筆跡寫下的,雖然相當狐疑,說實在也不知道他們所言是否屬實,可是還是收了這封信。

現在該怎麼辦,要逼問他們放棄經營原因?還是為什麼要選中自己特地來道謝?要讓這些就這樣不明不白的過去嗎?

 

「為什麼還需要你們親身來做這些,難道學生的時間這麼充裕嗎?」

 

「你說什麼──」米卡莎的視線終於對上利威爾,依舊還是滿臉的厭惡

 

「 相信您也有發現,您的精靈跟其他人相比是非常特別的,無論是與使用者的互動、以及會用的技能都相當優異,我們也很開心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特地來見您一面以表示我們感謝的誠意 」

 

「 ──先撇開這些,對我而言,他已經不只是精靈了 」

利威爾取消了休眠狀態,卻看見艾倫他,雙手摀著耳朵遠遠的坐在角落,完全不想加入這場對話,輕觸了螢幕,看到那雙金色卻以矇融的眼睛,回頭看著自己,那神情是那麼樣的難過無助,讓人心頭一緊。

 

艾倫是知道的嗎?所以默認這一切?

 

「 你說…目的已經達成,是怎樣的目的? 」

什麼都好,打探出一些情報出來看看可不可以成為線索

 

「幫助人們」

看樣子是有備而來,這回答沒有瑕疵

 

「 可是你們卻這麼突然的要撤手,哪算幫助人們? 」

根本是將感情建立起來之後,再無情的收回嗎?算是害人了吧──

 

「 這也不是問題,稍早也提到了,有許多優秀的新程式可以取代,我們就像是先行者,後人將會效法我們,再將這精神傳承下去的。」

相當流利的應對,看來這叫阿爾明的小鬼,腦筋挺好的,畫的大餅也很大很圓,可是這一切聽起來是如此的刺耳難受。

 

「 對你們來說,這些精靈就像是實驗之後的成品,任務結束之後就任憑你們去銷毀嗎──我要拉屎去了,最好在我回來前離開這裡── 」

 

他們二人相看一眼之後,阿爾明還是一貫和善的態度向利威爾輕輕的點了頭,最後看著利威爾的手機,停頓了幾秒,說了句──

 

「 保重 」

 

這二字散發出來的感覺,不應該是給初次見面的談話對象,而是給認識許久的朋友似的,可是利威爾覺得現在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看艾倫的反應想必這些都是真的,最後只能當個旁觀者看著事情發生,無能為力。

 

天色已暗,利威爾連怎麼回家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不過還是有洗完澡再倒在床上的力氣就是了,手機也就擱在床邊充電,然後就讓自己陷在鬆軟的床裡不去思考,然後過了好一會,艾倫的聲音才響在耳邊──

 

「能夠住進利威爾先生的手機裡,真的是太好了」

 

「…怎麼不叫我”Heichō”了?」

 

「 因為我已經想起來了 」

 

什麼意思?艾倫…想起什麼?

 

「 你…何時會消失呢?」

 

「 很快,他們會來就表示,可能今晚 」

 

「 不能再多待一個月嗎? 」

偏偏挑在這個日子…真是太刻意了

 

「 這段日子以來…有利威爾先生在…讓我有了活著的喜悅 」

 

利威爾看都不想去看手機,床上除了自己,還放著那封未拆的藍色信封,興致闌珊地拿起床頭那尚未拆封的書籍,用牙齒用力咬開塑膠膜,隨意看了起來──那是一本描寫柏拉圖式的愛情故事,還以為他跟艾倫可以用這樣的方式繼續過上一段生活,雖然無法碰觸,但是心靈是無遠弗屆,可是一切擺在現實面前,霎時所有都是荒唐幼稚,可笑至極。

 

「 …既然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也跟你說了吧,我時常夢見你,艾倫,我們可以彼此接觸,你還是一個未脫稚氣的小鬼,可是每次都是你在我眼前死去,最後我帶著你走向了大海的盡頭 」

 

實在是讀不下文字,利威爾把書蓋在臉上,繼續說著

 

「 夢境相當的真實,我可以感覺,甚至跟你承認──無論是哪個你,都是我最重要的存在 」

 

「 遺憾的是,我每次都留不住你 」

 

手機裡的艾倫,用著極大的力氣才不讓哭聲傳出,也說不出一句改變現況、安慰對方的話

 

「 我也知道那個夢喔…利威爾先生,所以很抱歉…那時候先走了,而且我這次卻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跟您相聚…實在是很抱歉── 」

 

艾倫雙手貼在螢幕前,想將男人的樣子看得更加清楚,利威爾此時也扯掉電源線,拿起手機跟已淚流滿面的艾倫面對面。

 

「 我喜歡您,利威爾先生,從過去到現在還有── 」

 

利威爾淡然的想…不包括未來嗎…

 

「 但是如果有未來,我一定還是喜歡您!如果您不喜歡我也不管──我要每天纏著您疼我、寵我…還有…愛我… 」

 

艾倫到了後面邊哭著又笑著,好似那未來的美麗藍圖就在伸手可及的前方,利威爾將螢幕放大到艾倫臉部的特寫,對著他的嘴唇印上一吻:

 

「 如果有,我一定會好好疼惜你、寵壞你…還有每天對你這小鬼說──愛你 」

 

 

 

再一個月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只是很遺憾,看樣子是沒法子一起慶祝了,手機螢幕上顯示著──

 

『 療癒精靈已移除完畢 』

 

利威爾拿起信封當作書籤夾在書中,家裡的燈幾乎沒關掉,想直接就這樣睡去,反正艾倫會幫忙關燈的…

 

喔,對了,艾倫已經不在了

 

 

這要多久才會習慣──真是不知道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