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 看上的人就要verbergen起來 (高級檢察官x警大生)

今年三月舊文重發 , 於Lofter備份...希望此篇也有後續


----------

“今晚的目標相當重要,一切都已準備妥當”


“設備呢?”


“您放心,都在掌握之中”


“拭目以待吧…一定要徹底抹黑這號人物……利威爾…!!”




-----------------------



『verbergen』

是間外觀相當低調,地點不在市中心,而在郊區的迂迴巷弄間,夜間才開始營業的店名


侍者幫您推開相當平凡無奇的玻璃門,確認好訂位者身分,然後才會一一帶客人入座,有的帶往中央的的沙發區、有的帶往靠窗的情侶座、有的如果是團體就進入大包廂…沒什麼好提的…哪間像樣的餐廳不都這樣嗎?




但是這裡卻是──許多高層名流指定的私人招待所的首選



熟門熟路的人都知道…外面的佈局都只是障眼法…只要您有特殊的需求,侍者就會帶您前往秘密大門:進入另一塊被隱藏的奢華世界。



真正的『verbergen』為客人提供最安全的隱私保護…您可以在指定的包廂進行任何交易、任何活動、任何…情報交流。


至今獲利的人不勝枚舉,所以也不會有人想去通報



-----------------------



在今晚一場會面,看的出來提報者相當用心,桌前滿滿的豪華佳餚,最高貴體面的頂級包廂裡頭更是大手筆請來約十位已頗有名氣、身材姣好、相貌美艷的模特前來招待,並還說看上哪一個就動用關係將人送到今晚的住處幫您”服務”,完完全全就是要討好眼前這位─左右他們績效的大人物。



進入了室內仍不將黑色西裝的外套脫下、他有著冷峻的死魚眼、絲毫不輕易動搖的敏銳思緒、冷酷肅殺的表情、俐落的三七分黑髮、氣場似乎因為對方這場邀約暗藏的手段,使得這張帥氣的臉龐上殺氣遽增,他是高層檢察官──利威爾。




因為眼前的一切讓他內心的怒火讓他無從發洩,都是因為那個該死的禿子,要自己前來好好辦辦這些貪婪的建商,原以為對方已經改過,不斷拒絕通過的下場反而讓他們以為”甜頭不夠” ,這次居然招待起頂級花酒了…這間餐廳的外觀的低調設計讓自己放鬆戒心,居然沒算到裏頭別有洞天…下回這間『verbergen』我也要連帶辦個徹底,混帳!





話說人對眼前的事物索然無味時,腦中就會主動提取些令自己愉悅的記憶讓自己好過些,而此時利威爾最先想起來的…就是在剛剛…幫自己泊車的一個小鬼。



一個身穿合身白襯衫銀黑色背心,宛如執事的衣著

褐髮金瞳的小鬼




剛步下銀白色Benz SL65,迎面就看見這間餐廳的侍者準備幫自己停車,見對方有禮的欠著身、雙手奉上交換車鑰匙用的號碼牌。



“看樣子是間教育很有條理的餐廳,連泊車小弟都穿得相當正式得體…”



利威爾的車子可是他的潔癖下最完美的結晶之一,每次都相當不放心給陌生人去停放,原本想像往常一樣落下幾句注意的話,正準備將鑰匙轉交給對方,沒想太多的情況下就被眼前這小鬼眼中懾人的蜜色給吸引住



「先生您好,祝您晚安」



明明是一件應該很乏味,卻又要戰戰兢兢冒著可能傷害到高貴名車的風險,眼前的這人仍以認真的態度、用真誠的笑容細膩地完成工作的每個步驟。


──剛才不是說要交代什麼嗎…,利威爾居然對區區一個年齡一定小上自己一輪的傢伙,思考有了停頓。



而正當一切流程要完成時,冷不防地有一位像是腳步不穩的魁梧黑西裝戴鴨舌帽的男子,突然倒向二人,利威爾的餘光早就意識到了,原本可以自己一個動作閃過這突來的狀況。



但那小鬼彷彿條件反射的急忙阻隔在前,就硬生生地被撞上,而利威爾接下來的動作可就復合多了,一共三拍:



首先將被撞出掌心的號碼牌一把抓過來,接著趁小鬼失去重心後還沒倒在地上前,穩穩地一個轉身就像舞步般扯入自己懷中、再來單腳用力踹開那無禮之人,任憑他扎實的摔倒在馬路上,接著狼狽地爬起後還不忘罵了粗口後快步離去。



利威爾也覺得今晚自己有些反常, 一時間時光好像尷尬地暫停了,唯一感到自在的就是餐廳門口上方的聚光燈,盡它平時照明的義務,而此刻的二人成功被它的聚焦大大加分,華麗的end動作讓身邊的人們也都傻了眼。



「抱歉…先生」 怎麼搞得像在跳交際舞,自己明明身高比較高,居然還變得像是女方一樣依偎在男方懷中是怎樣?真是太丟人了!


「你只是個侍者,不是保鑣,為什麼做出這種冒然的行動?」


嘖!這…小鬼的眼睛…近看更加璀璨迷人



「但…您是我的客人,看您的車子外觀就知道…很講究就乾淨,要是那人把您撞倒不就髒了衣服,保護好客人跟其愛車…是我的義務…」


邊說邊站穩腳步,但是眼前這個人…怎麼沒有將自己鬆開的跡象啊…所以只能再繼續屈膝下去的意思嗎…汗…



「看我的身手,恐怕不容易辦到吧」


呵…”義務”是嗎…



利威爾故意收緊攀在他腰間的手,原來看上去很纖細的腰肢還算結實,但跟自己比起來還差地遠了,灰黑色的目光看著他略顯無辜慌亂的神情,急促又有些敬畏的語氣、繼續小聲說說著 ”那個…客人可以請您放開我嗎”的朱唇、剛剛的混亂中被扯鬆的領口…露出了一處誘人鎖骨…最後停在左胸前別著的精緻名牌──



『EREN』




“叭──叭叭叭!!”


刺耳的喇叭聲,著實打斷了利威爾的思緒,按喇叭的是停在利威爾車子後方的駕駛,不耐煩的接著吼出

「幫幫忙!要嗎把車停開去停好!不然你們去開房間算了!!」



利威爾終於將目光從艾倫身上移開,狠狠的眼刀射向那位駕駛,那個人像是被鬼嚇到似的,急忙將頭縮回車中。

而艾倫驚醒般的使出全身力氣掙脫成功,火速進入車中準備發動。



「將我的車停好之後會給你豐厚的小費的」


「艾倫」



充滿磁性的嗓音喚了名字,回盪在狹小的車廂中,艾倫不禁有些出神…但是他又趕緊繃起精神,想將剛剛的情境令腦中忽視般,不說一語的踩了油門後駛向前方。



門口有其它的侍者已經在招呼自己進去,利威爾在看了艾倫離去的方向後隨即勾起一個不怎麼明顯的微笑。




-----------------------



“今晚是怎麼了”


艾倫相當懊惱,剛剛差點被撞倒在馬路、然後又被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在自家餐廳前,莫名擁抱著許久、然後又說包廂的人手不足要我前去支援…


對了,趕緊整裡好儀容才是,可是調酒根本還不熟,難不成要我去助唱搖鈴?拜託!上次才被前輩說我唱歌五音不全…可不想再丟一次臉…說什麼去時只要站著等待客人的招呼就好…那…好吧!



記得沒錯的話,預定那間頂級包廂表示其消費力驚人,而且在稍早之前更是有許多年輕女模特已紛紛入場準備招呼他們的貴客…這次又會是什麼人等著被收買呢…?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醜陋,只要有錢有權,就沒有作不到的事…貪官汙吏…相互勾結牟取驚人利益…


在這極盡保護客人隱私的場所,也成了醞釀犯罪的溫床,而艾倫…其實正是一位警大生,背著學校偷偷進來這樣的灰色地帶打工,以期有一日進去內場一窺這糜爛的世界,偷聽偷看他們做事的手法。


等到自己出了社會,一定要成為可以懲戒這幫披著人皮的畜生的人物,不然才不屑成為助長歪風的幫兇,艾倫心中發誓。



拿著一瓶年代久遠價格不菲的葡萄酒,推開指定的包廂門後….

艾倫再次看到──



那個剛剛親暱抱著自己的男人,左右二旁正坐著極其暴露的女性們,她們正嗲聲嗲氣邀請他喝著酒──哈,都一樣啊,再怎麼樣的正人君子,很難不沉迷於酒池肉林之中,單身也好、已婚也罷,來這種地方不就是要將自己的慾望被掩蓋得透徹嗎?




另一位已經酒氣沖天的中年微胖男子,一看到艾倫就不客氣的使喚他

「還愣在那裡作什麼?快將我們預定的高級酒給貴賓鑑賞一番」


「是的」專業制式的笑容應答著


餐點都已經進行到一半,看來這瓶不是餐前酒,而是來喝地位用的。


利威爾看著艾倫走近,燈光昏暗的室內一時不知道相互的表情是如何,然後離自己只有三步之時,已經看不見當初在門口時迎接自己的那個純粹的笑容了,那眼神相當的冷漠,失去神彩的點綴,這個小鬼…看上去彷彿他人


右邊的捲髮美女很主動的要拿走艾倫手中的酒,而左邊的短髮模特殷切的點起名菸想讓利威爾品嘗,而利威爾緩緩抬起右手示意她們「不用了」

如果艾倫再仔細點觀察就可以發現,其實利威爾還是有跟身旁的人們刻意保持些距離,只是燈光過暗,艾倫就自行理解成他們都抱在一塊。

”哎呀~這個小弟挺可愛的嗎~”

”幾歲了呀~有沒有女朋友~”

”拜~託~還是我們的貴賓比較man好不好~~”

”呀哈哈哈~~~~是啊”起鬨聲此此彼落,艾倫心想真是夠了...然後就聽到


「幫我醒酒」 沒有接受菸,也不讓女人取酒,利威爾看著艾倫丟出這命令般的對話,捲髮美女以為利威爾不想讓她代勞,正想一個衝動窩進他的胸口撒嬌,誰知道利威爾說完馬上起身,讓她整個撲向空沙發。


“這個人…在想什麼啊”

艾倫覺得對方越來越奇怪,難不成這就是對女人欲擒故縱的手法嗎?在別人面前故意不接受好意,使她們吃醋之類的,不過我是男的,對她們來說應該毫無威脅…

醒酒是吧?這點小事我還是可以的,才不要被人給小覷。

「請稍後」


艾倫說完便移動至門口旁的吧檯區拿取醒酒器、漏斗、濾布,正準備開始,沒想到男人竟然隨著自己身後一同來到吧檯,並在自己眼前的高腳椅坐下


…沒事的!鎮定點!保持淺笑,用濕布擦拭一下後,再使用餐巾紙擦乾水分,利落的拉出軟木塞,透過吧檯上的燈光仔細檢查瓶內的沉澱物…再來就是將酒導入玻璃製的醒酒器…透過優雅的瓶身,突然再次與眼前的男人沉穩的眼神交會…!

唉喔!害我差點將沉澱物倒入醒酒器中…該死。

最後-紅酒與空氣充分接觸後,沉睡的液體開始吐露芬芳,濃度有16%的葡萄酒香氣穿梭在二人之間的空氣中,氣氛被醞釀的讓人陶醉...

「…請您等個半小時後就可以飲用了」


艾倫好想出去呼吸新鮮空氣,誰知道他們還要吃喝玩樂多久…真是難熬。

被晾在一旁的其他人們,也開始鼓譟起來,下一首快歌前奏已經開始,男男女女紛紛起身隨著音樂熱情擺動。

見利威爾滑起手機感覺毫無興趣,另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趾高氣昂的對艾倫指示

「-既然紅酒還不能喝,還不弄個調酒給客人!…就調一杯HIGH LIFE!」


好在艾倫設想未來有機會到內場,有時沒事就會上網搜尋一些調酒的作法...可是實際上場經驗可是零啊...,更何況今晚是臨時來支援,一切太突然了──

冷靜一點…HIGH LIFE是吧?對了...是伏特加與蛋白、白橙皮汁、鳳梨汁,適當比例下的組合,有什麼難的!看我的!伸手取出香檳杯,男人突然輕咳了一下,嚇了自己一跳,對、對…了,突然想到,要拿冰過的杯子才對,真是的,這人可以回去沙發嗎?不熟的作業流程讓艾倫越來越緊張…!

然後…要將蛋白與蛋黃分離…艾倫手忙脚亂地打開鍋蓋(因為蛋易碎,前輩他們都偷偷收進堅固的小鍋中存放),接著想把雞蛋打進去分離器中,却因為用力過猛而把整個雞蛋都捏碎了……




瞬間的失手使蛋黃跟蛋白不分彼此了,讓艾倫想奪門而出,這男人有看到嗎──?沾滿蛋液的手不自覺的擦了一下留到臉頰旁的冷汗,見男人似乎用手機掩蓋自己要失守的嘴角───

“啊啊啊───他看到了,好想逃走!!”

可是不行…是男子漢怎麼可以臨陣脫逃!!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成功的」


不過男人眼中的笑意漸漸消失,轉而用略帶危險的眼神,要吞了自己的似的注視艾倫,身後的人們此刻氣氛正HIGHT,根本無暇注意到在邊邊角落的他們二人,利威爾放下手機,身子向前一探,伸出右手攬注艾倫的脖子…然後大拇指抹去艾倫沾在臉頰上那透明黏膩的蛋液──


等到艾倫會意到,自己的雙唇已被男人的覆蓋,而且被扣著下巴後被迫打開的嘴…男人的舌也就順勢滑了進來,貪婪的開始吸取著艾倫口中的密液。

“唔唔唔──??” 被一個同性、見面勉強算二次 (而且二次間隔不到一小時)、可說完全陌生的成年男子給激烈的舌吻,艾倫整個嚇傻,推也推不開,如果撞破桌上的名酒們,我根本賠不起啊啊!


“哈…等…等等…不要───唔唔” 好吧!我准許自己現在可以逃跑了,工作跨領域來調酒就算了,跟客人調情可不包括在內!

直到舞曲的尾聲完全結束前,男人才停止深吻的動作,拉開二人之間的距離,不忘欣賞被吻的雙眼迷濛的艾倫,大口喘着氣──嘴角更是留著些許銀絲,不過這回沾在臉上的已不是蛋液了。


艾倫決心將無視技能點滿,就當被咬了一口吧,誰叫在門口時他也算是幫了自己,雖然心中滿是被強吻的不甘,帶些怒意的瞪向對方…卻換來自己內心深處的騷動,這是怎麼了…

算了算了!別想了!


想必這人等等就又會坐回去,好好接受這場艷福款待,然後就簽下───


「我不會通過的」

是啊,通過他們的案子,然後…等等?不通過?艾倫被引起好奇心,在這包廂的一端看著這場突來的發展,利威爾背向著他們清晰的說道,原先喧嘩的室內開始死寂起來。

「偷斤減兩、華而不實、企圖包庇下游不法廠商、試圖買通我以求審核通過…再說一次也可以,我是不會通過的」

語畢,看著一群老頭鐵青的臉,掛不住的假笑,其他模特則低頭竊竊討論

“我們這樣還領的到錢嗎”“怎麼會這樣…””真太扯了…”


利威爾將口袋中的號碼牌拿給艾倫 「把車開出來」

「什麼…?」 發生了什麼?那調酒呢??

利威爾大步走向出口後準備離去,還再度回頭看艾倫,艾倫才算是清醒,繞出吧檯後跟上,然後留下滿間錯愕的人們。


-----------------------


重返這台Benz SL65,艾倫還是覺得車主一定有強大的潔癖,任何指紋灰塵都被驅逐的相當徹底…

而且…居然還是個正直、不受利益誘惑…又充滿魅力的男性…

時間已快到午夜,身處在偏僻的『verbergen』更像夜間的桃花源,讓人更難尋訪,周遭更是一片寂靜,行人更是寥寥無幾。

說起來,這個男人怎麼稱呼我也不知道,接著順利將車子轉交之後,這個剛剛吻了自己的男人,居然面無表情也沒對著艾倫說謝謝後,便將車子開走了──

「啊!」…艾倫大叫一聲…我的...小費....呢?


.......算了



還是不要計較算了,真是不懂這些社會人士,高貴的名酒不喝,該付的小費沒付,下次遇到你一定要...


下次?還會有下次嗎?只是為了討小費嗎?還是說有其他的....



怎知道今晚脫序的事件跟艾倫內心的對話都還沒結束,正當他要返回店內之後─突然雙眼一暗,嘴巴更接著被人用棉布封住,完全來不及反應,就感覺被至少二名壯漢給拖走了。


好險沒被帶離多遠,他們正身在店周圍最偏僻的角落,刷的一聲,蓋在頭上的布套被取走,艾倫看見雙手已被綁住,嘴巴也被布塞住後用膠帶固定,左右...和前方各站著一位蒙面大漢,右邊的人雙手好像有擦傷...啊!難不成...?


「我們不想將事情鬧大,小朋友」

低沉的聲音傳來,語氣...似乎還有壓抑著的喜悅


「我們在你身上寄放了一個東西,現在要拿回來而已」

「好在你們主管通情禮讓你進去包廂...這樣事情就容易多了」

「明天的頭條就是”知名檢察官接受性招待”啊~~太期待了」


什麼...這些人在說什麼...那人沒接受這些招待…少在那裏斷章取義!



面前的男人突然用力扯開艾倫的襯衫,背心也被粗魯脫下,接著他就不客氣地開始搜身、雙手恣意游移在腰間與胸前,還被意無意的揉捏搓揉,艾倫心中的警鈴大響,現在是要怎麼了...是聽說男生也會被侵犯,可是卻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是其中一。


「別誤會了,那個東西很小,我得找仔細一點...話說你長得也挺標緻,可惜是個男人...」

「誰說男人不行?哈哈哈....」


噁心的笑聲從三個骯髒的嘴中傳出,真是畜生...那雙手…現在居然越來越往下方───


我一定要殺了你們...艾倫用凶惡的眼神瞪著他們,但是動彈不得的自己真是太沒用了....雙眼漸漸被怒意掩蓋,如果有更強大的力量就好了────


「啊啊─!!」

「你怎麼了─嗚啊───!!!」

「──呃啊!!」


三人不約而同地發出哀號,艾倫感覺雙手一鬆後,側身重重倒地,身旁的人跟著迭羅漢的壓在自己身上,重量一累積起上來,呼吸變得非常吃力,這回又發生什麼事啊?

趴在地上視野變的奇差,開始聽見越來越多人的腳步聲,四周也越來越明亮了,是有一群夜間登山客嗎?每人還攜帶手電筒之類的…

直到自己的臉映在停在眼前的一雙擦的異常乾淨的黑皮鞋上,感覺壓在背上的重量逐漸變輕,接著整個人拉離地面,終於可以好好呼吸了,艾倫一看見眼前的男人,雖然疑惑但沒有恐懼…居然───是剛剛的那位客人───

金矇眼底的殺意…頓時煙消雲散,本能覺得…已經安全了──


「利威爾啊──哪有人麻醉槍射在脖子正中央的,會死人的」

「混帳四眼閉嘴!妳要我忍到什麼時候」

「居然在侍者身上安裝竊聽器…看來你樹立了不少的敵人啊──利威爾」

「他是我這裏的人,聽到沒?禿子!」


利威爾…利威爾…就是那個有名的高級檢察官…耳聞他的事蹟已久…但是卻極少曝光的司法界傳奇人物嗎──這對想打擊罪犯的艾倫而言…這是一位非常值得敬仰的大前輩啊。


「我來晚了,抱歉艾倫──」


利威爾看見艾倫此時相當狼狽,雙手被綁於胸前、被蹂躪的上衣更早就遮不住身軀,然後取出一把瑞士小刀細心的割開繩子,邊說道:

「艾倫.耶格爾,國立警察大學大二生,遵循我的命令在 『verbergen』進行埋伏打工三個半月,為的就是進行取締業者的不法招待,今晚更是犧牲小我,逮到三名企圖抹黑我的雜碎」


封口布還沒取出來,利威爾又補了一句:

「沒錯吧?──艾倫喲」


艾倫停頓了一會之後…”唔唔…” 茫然的點了下頭…

何時給我做的身家調查? 難不成這就是檢察官的能力之一嗎…汗…


利威爾將艾倫安安穩穩的靠在懷裏…那一個帶著乾淨的氣息的懷抱…早在第一次時就這麼覺得了,等等…這人不是有潔癖嗎?艾倫才剛想到,利威爾就已經取出一包含酒精的濕紙巾,仔細的幫自己擦去臉上的髒汙,還脫下了西裝外套給艾倫穿上…只是好像小了半號…


心情一鬆懈下來,眼皮…怎麼好像越來越重…

身後的人們,越來越多…仔細一看,全都是員警,剛剛那三人已經呈現半身麻醉,據說他們的罪狀被利威爾狠狠批閱了一番,其中一項還是性騷擾。


『verbergen』被勒令停業,除非取消所有特別服務。


「我要帶我的人回去了,他今晚夠辛苦了」

利威爾想將艾倫抱起時,見他已經睡在自己懷中…似乎內心相當滿意…


今晚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這個小鬼莫屬了


在門口時就發現,那些人其實是刻意的擦撞艾倫,以便在他背心裏裝上竊聽器…吻他時就順手回收了回來,滑手機時還順道報了警,多有效率啊──誰知道這反而害他被人摸遍上身,這點利威爾想起來還是很憤怒…


回去之後先幫他洗三次澡…不…五次!看上的小鬼居然當面被人騷擾調戲,真是咽不下這口氣…!等你醒來得好好”補償”你一番…


「我還欠你一個豐厚的小費吧? 根據這間verbergen的店名…我就把你藏起來…當我的直屬下屬跟情人如何呢…還不賴吧?艾倫──」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