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小野貓遇見大山貓-06 Fin

>無法短篇結尾的結局,因為分段請容許我編號

>因為寫這篇了解到俄羅斯的一些皮毛

>寫文過程中我真的去了趟動物園玩,原來Lynx(亞歐猞猁)也翻譯成林曳,居然與我同姓…意外的收穫好開心…(沒人關心這個!)

>謝謝耐心觀文的各位,文章不純熟之處,還請多包涵

>附上youtube 當時報導內的影片  (左方點入即可) 真是好窩心~~

  

 ------------------

6-1

 

「Eren…Eren!怎麼又打架了呢?」

 

一位將長髮側綁的女性,肩上披著紅色的披肩,半倚靠在靠窗的床邊,入秋的午後陽光輕輕的吻在她略顯疲憊的臉上,但是她的笑容還是一樣動人,輕柔帶些沙啞的聲音呼喚著這隻常常帶傷來探望她的小野貓。

 

「來,乖,快過來,我幫你擦個藥喔…真是個調皮的孩子…真不知道如果…我走了,誰來照顧你呢…」

 

「喵嗚-」 Eren跳上窗沿,臉上新的抓痕加上右耳的咬傷還有背部被抓掉了一些毛…但是絲毫沒有展現委屈或發出哀嚎,反而是神氣洋洋的將這些當作勝利與勇敢的象徵,牠主動靠上女子放至窗邊的手,好讓那纖長的手指可以輕撫──迎上了貓咪閃耀著澄澄的金光的雙眼,搔了搔牠的下巴,就愜意的瞇成二道縫。

 

「如果哪天你過來時…我不在這裡了,就別回來了,聽到嗎?記得找個好人家…少跟別人打架!知道嗎──」

 

「喵喵──」將頭甩一甩,倏地跳開窗台回到地面,就像不聽話的小孩子,將母親的話當耳邊風。

 

「哈哈…真不知道有誰可以治的了你,如果有啊…我一定要好好謝謝對方才行…」 話還沒說完,身後響了二聲敲門聲。  「一定是米卡莎來了──」 

 

「卡拉阿姨?我拿水果進來了喔…啊?Eren來了嗎」

是一個年約七、八歲的黑髮小女孩,穿著連身及膝的淡雅洋裝,帶著甜甜的微笑,看見她要探望的人正對著窗外說話,馬上就猜到──是Eren出現了

 

「是啊…咦?剛剛還在的」

怎麼馬上就跑了?難道是米卡莎上次抓牠尾巴真的太大力了嗎…?還是上上次抱牠時勒的太緊…還是上上上次她將花盆差點砸中牠…?卡拉決定不想了,看來Eren對米卡莎只剩下無緣二字了。

 

「又讓牠跑了…是不是又受傷了呢?為什麼都不住在我們家呢?」

放好一盤削好的蘋果,小女孩將頭探出窗外不死心的觀看著,然後失望的坐在床邊。

 

「放心吧,貓咪是很堅強的,只是Eren相當的不服輸…有時又很不自量力…但是既然牠天性愛流浪,勢必會遇到許多困難…妳就當一個可以讓牠隨時回來療傷的避風港…不是挺好的嗎?」

 

 

「嗯──」

 

雖說小孩子可以從小培養如何與動物的溫馨互動,但是很顯然的米卡莎與Eren總是沒有那默契。

 

但是小時後的米卡莎卻已經開始想著…

如果是我一定不會讓Eren再受傷…就算要將牠關在籠子裡──

我也要保護牠!

 

 

---------------------

6-2

 

時間回到了現在──

今天下午正是阿克曼一家人前來想要帶走Eren的日子,但是讓他們雙方都錯愕的事,Eren早在二天前就不知去向了。

 

韓吉和阿克曼一家,站在展示Lynx的前方,但是園區內只剩下Levi睡在樹上的身影,這個習慣是小貓來時養成的,如今小貓離開後,Levi也沒改回去。

 

「真的很抱歉,阿克曼先生,我們發現時,小貓就離開Lynx所住的地方了,而我們有請同仁幫忙留意,但是似乎找不回來…」

韓吉面露歉意的對著他們解釋,但是明明Eren基本上不是屬於動物園的資產,但是她已經將牠視為一家人看待了,如今小貓走失…真不知道如何交代,檢查了現場,也沒有打鬥痕跡之類的,難到Levi還是不能接納小貓嗎…?

 

「別那麼說,我們這要求本來就很無禮,再來…如果牠真的事我們所知道的Eren,那就真的不是你們的錯了,牠的天性過於自由,而且非常容易打架受傷,同一個地方更是待不住,留不了」

 

好在父母都是明理之人,只是…恐怕還是小孩子的米卡莎還不能認同,但是這時她也只能默默接受。

 

「那…那隻大山貓還好嗎?當時我記得牠們相處的挺融洽的」

米卡莎的媽媽一邊安撫著女兒,一邊關心地問著。

 

「嗯…其實這幾天牠的不進食也沒什麼喝水,我們稍晚就會幫牠做檢查…可能最近要進入夏季,氣候的轉變動物們總是最敏感;還有一隻帕拉斯貓,好像是精神上受到什麼打擊,最近居然在脫毛…啊!真是不好意思,跟你們說這些,啊哈哈哈…」

韓吉被身旁的索尼暗示+使眼色,不然關於她最愛的動物的話題,可是會說的沒完沒了至天明啊~~

 

「哈哈哈,我們也是很喜歡動物才會來的,祝你們工作順利,米卡莎,來,跟叔叔阿姨說謝謝」

 

「謝謝…」米卡莎還是很有禮貌的說了一聲,接著就轉頭看著柵欄內的Levi,喃喃說著:

 

「看來…Eren雖然沒有選我,但牠也沒有選你」

 

 

 

Levi的耳朵轉了轉,繼續牠的淺眠…這樣的日子…真不知要過到何時,曾經人類也是有試著將雌類送進來,但是一個個都看不上眼,後來不甘寂寞的她們都被送往其他地方去了,哼…這樣孤獨的老死比較適合我──

 

“Levi前輩…”軟軟的聲音,回盪在記憶中

 

什麼啊,臭小鬼…既然選擇走,就也從我腦中離開

 

怎麼…有點天旋地轉的樣子

 

而且好多匆忙的腳步聲接近…真是吵死人了…

 

身體好像被抬起來了…要去哪裡…

 

 

算了


無所謂

 

 


---------------------

6-3

 

 

動物園區醫療管理中心──有著優秀的駐園獸醫團隊,照顧及治療生病的動物等等的機構。

 

韓吉非常的慌張,抓著眼前剛做完緊急處理的醫生的肩膀就是一陣猛搖。

剛剛送走阿克曼一家人之後,就親眼目睹Levi從樹上摔下後一動也不動,嚇的自己心臟都要停止了──

 

「醫生!!Levi還好嗎!!」

 

一位正摘下醫療用口罩,取下手套的醫生,帶著微笑跟這個情緒失控的”家屬”說道:「營養失調,現在正在幫牠打點滴恢復體力,放心,沒事的」

 

「是啊長官,第一時間就做了處理,不會有問題的」

一旁的班好說歹說的幫忙安慰

 

「但是清醒後如果一直不進食…就很難說了」

醫生這句話是回馬槍,韓吉聞言,剛剛忍下來的淚水跟鼻涕又開始潰堤

 

 

「我記得…牠的健康檢查一直都很優異,我當時還以為誤報,但是園區內就這麼一隻Lynx…真是想不到啊──」

 

韓吉跟一旁的班都有點躊躇的想了想,歸納出了結論…但是有些可笑──

「牠該不會…患相思病了呢」

 

「!!?」 

醫生將滑落至鼻樑的眼鏡扶正,這怎麼可能呢?情感淡薄的Levi....也會有這天??

 

 

韓吉拿出了手機滑了幾下,接著遞給醫生──那是一組最近網路瘋傳的系列照片:有Levi與Eren相互理毛的合影,或是依偎在彼此身邊等等的照片,雖然不多,但是已經充分表達牠們的互動是親密的。

 

「有一家人已經提出想要領養的意願,但是看見牠們二隻相處的這麼融洽...所以我其實希望他們可以改變心意,但是卻沒想到小貓卻不知去向,讓一切都成泡影了…」望著手機內的照片…韓吉又嘆了口氣

「你也知道──從來沒有任何人或動物可以跟Levi有這樣的───」

 

 

「…?你們等一下!」

醫生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也取出自己的手機,給眾人看了自己桌面的照片

 

那是一位溫柔的女性坐在窗邊的獨照…

手中…抱著一隻跟Eren相似但是體型小很多的貓咪。

 

「…您的內人真的很美麗呢」

韓吉的情緒緩和了些,耶格爾醫生…真的很愛他的妻子呢…

 

「謝謝妳…不過我不是要說感傷的事,那組照片上的貓咪…跟內人生前照顧的貓咪…還有我前幾天救的貓咪…難道是同一隻嗎?」

 

 

 

「……什麼!!!???」

除了醫生,現場的人約花了五分鐘才從疑惑跟震驚中冷靜下來

 

 

耶格爾醫生在二天前在園區的附近發現一隻負傷的野貓,由於園區的醫療設備不可以私用,所以在做了簡易的消毒動作後,就趕緊將牠送至信任的民間獸醫診所治療。

 

「看見牠,就讓我想起過去與妻子照顧野貓的日子,再加上身為醫生,怎有見死不救的道理,但牠的傷已經遭到感染,是很深的抓傷,從左臉上方至下方嘴唇,眼珠子一度保不住,但是已經脫離危險了…明明身處劣勢,還是很努力的反擊,牠的爪子卡了許多對手的毛──真是愛逞強啊…哈哈」

 

 

「醫生…!小貓現在在哪裡呢??如果可以的話…」

 

如果牠就是──那隻 “Eren”的話──

 

 

---------------------

6-4

 

由於本身只是體力不濟,加上沒有攝取足夠的熱量,經過了休養,Levi已經逐漸恢復,並且回到原本的住所了。

 

日子也就一天天的過去──

 

遇見那隻小野貓之時,還沒進入白晝期,如今已經六月末要七月了,夜晚都非常短暫,黑夜只維持到凌晨四、五點,隨即陽光又急返的再次照亮大地。

 

那是有著太陽永不西沉的奇妙現象,正是身處在高緯度、北溫帶的俄羅斯才能體會,日夜溫差還是很大,即使白天有大約攝氏27度,夜晚還是會降到11度左右,這對Levi來說,也就勉強當做判別時間的標準,只是在還很清醒的時候看見日出,還是有些違和感…

 

絲絲帶點金黃的柔光,將黑夜輕輕的劃破,

 

由於空氣還佈滿著濕氣,霧氣蒸發的速度很緩慢,帶著水氣的微風徐來…清晨獨有的清新感,非常的非常的舒適…

 

 

雖然已經不排斥進食,但是Levi還是吃的極少,因為牠的活動量越來越少,自然也不需要過多的熱量,基本上身體還是很健康,可能托自己曾在險惡的野外生存下來的福──

 

只是…為什麼太陽…變成了三個呢──終於出現幻覺了嗎?還是步入中年的警訊之一…去你的!

 

 

多出來的“一對太陽”慢慢從霧氣還未散去的遠方接近,有些搖搖晃晃、左搖右擺的,但又不像是發光的蟲體毫無章法的亂竄,好像有生命般走走停停…

 

「喵嗚?」像是試探、又像是招呼,跟時常半夢半醒間聽到的聲音如出一轍 

 

Levi將睡意及腹餓感壓到最低,屏氣凝神…接著將全身的的力氣一口氣的向前方發洩,說這是晨曦的精靈送來的禮物也不為過,只是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有如此想要一件事物的一天。

 

 

牠的身上有著許多陌生的氣味、有先前接受治療時,那環境特有的刺鼻的藥水味、還混雜了許許多多人類的氣味…真是無法忍受──

 

將牠壓至身下,仔細的、用力的清理與舔淨每一處,耳朵內側…指縫…甚至是股間…都沒放過,因為太過舒服,小貓溫馴的享受這一切,小嘴不時的發出細碎的呻吟──

 

身體好像瘦了一些,臉上…更有新癒合的傷口痕跡,這傢伙…是去打架了嗎?所以是贏還是輸?等清潔完後得逼問個清楚。

 

將牠翻至仰躺,頭埋入那片柔軟的白毛──然後跟先前一樣,舔沒幾下就笑出聲來了,這小鬼…真是可惡…可愛到了可惡的境界,將頭一轉,大舌又帶到牠的後頸處,不客氣的舔弄著,將那些外在的味道去除乾淨,然後讓牠再次沾滿我的才行,不過…這傢伙消失了一陣子,怎麼也變得這麼老實,居然乖乖的被舔了好幾分鐘都不反抗。

 

「等等…Levi前輩…Levi前輩-」

被舔到敏感處,不禁全身打了個哆嗦,即使被壓倒在地,小貓仍彎過自己柔軟的身子摟住對方的脖子,感覺似乎消瘦了些──

 

「您生病了嗎?怎麼好像瘦了呢?」

 

「Eren」

 

感覺小貓精神很好…但是身體好像軟軟的沒什麼力氣,就像當時被打了麻醉藥的自己──「人類對你做了什麼?」

Levi雙眼瞇起,將貓咪攬入懷裡,刻意的放輕動作地舔著牠傷口結痂的左臉

 

「你不是成功離開了嗎?怎麼又想要跑回來?嗯?」

 

 

「…我打架去了,那傢伙出手好重,但我也抓掉了二大把牠自傲的毛,就被牠閃進去裡頭了…真是不甘心!」

 

「想打架?我跟你打好了,為什麼要離開?」沒有聽到想要的答案,Levi將牠摟的更緊,還示威似的啃了一下牠的脖子

 

「我…我只是想活動一下筋骨!所以看到您熟睡…想說機會太難得,就找了找當時進來的空隙出去溜溜──我本來是想在您睡醒前就回來,是真的」

跟Levi前輩打?又不是活膩了──

 

 

「但是那全身蓬鬆鬃毛的傢伙…明明個子跟我差不多大隻,說的話卻相當難聽,爪子…也很厲害,那渾蛋…居然說您…您是…半殘的…廢物…嗚…我好生氣…所以…」

又氣又不甘心的語氣,為了他人而集結的怒氣…

甚至不惜讓自己受傷,也要幫那人爭一口氣的魯莽行動…

 

看著Eren好像受了什麼委屈,越說越小聲

 

而Levi內心深處

 

整個融化

那塊名為感情的封冰

 

 

 

張開大嘴含住小貓的

 

「喵唔──」Eren被突然一的舉動嚇到──接著呼吸不到空氣扭動著身體,過了好一會對方才鬆口,沒有獎勵就算了,此舉應該是懲罰了吧!!

 

「──你還會離開嗎?」

對上灰黑色的眼睛,那眼神是如此深邃…最深層還有點點藍光散發…相當迷人,如果可以…好想就這樣一直沉浸在這片溫柔之中

 

 

「如果…Levi前輩願意讓我留下的話…」

 

從沒想過會在哪裡永遠待著

也沒料到說出口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自己的去留

而且是整個後半輩子

 

 

---------------------

6-5

 

動物園在韓吉的積極爭取之下,將Levi的園區進行整修,不但用更細的網格將其包圍,不但可以防止其他動物亂入,也可以不用擔心有貓會無預警的出走。

 

其中一面新牆面為整片落地式透明玻璃,更是專業的請人設計雙層隔音,否則怕吵的Levi才不會願意如此近的讓人群觀看。

 

許多慕名前來觀看牠們恩愛實況的人們,不但可以拍下沒有任何欄杆遮蔽的照片,也因為特地前來的遊客變多,所以園方的收入也相對成長,Eren也順利登記成為園內的一份子,更是一場雙贏的結果。

 

「當時小貓傷口雖然好了,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才讓牠們分開這麼久,話說當時牠還強烈抵抗不進入寵物籠,可能以為要被送去收容所吧,不得不才打了麻醉,結果藥效還沒退,就拖著搖搖晃晃的身體,毫不猶豫地進去大山貓的住所,當時我還是很擔心會怎麼樣…結果真是我多慮了」

 

耶格爾醫生跟韓吉在放還小貓的事後聊天時提到這些,大家都對這結果相當滿意,只是Eren受傷的主因就不得而知,為了防止這樣的情況再度發生,這樣的整修是必須而且值得的。

 

 

 

Eren此時趴在Levi的背上,努力的舔著對方寬大的後背,但又好像在尋找什麼,可能是那不可能存在的弱點吧?

 

不是這裡…難道是那短短卻有力的尾巴?上次才被狠狠巴臉的情況看來,絕對不是…唉喔…前輩真的沒有會怕的地方嗎??

 

Levi好像是覺得小傢伙挑戰的時間到了,小貓還在背上就突然站起來,讓牠像是從單槓上摔下般四腳朝天,然後就朝牠軟綿綿的白色肚子親暱地舔弄了起來──

被動的一方根本抵抗不了,只能回舔著對方臉頰,不像迎合像是求饒。

 

 

“呀~~~~~~~~”  “好可愛啊~~~” 

 

“牠們感情真好就像父子~~” “不對吧!應該是兄弟!!”

 

”快不行了…我的心臟”

 

“前面的拍完了沒!!”  “是啊!你們拍太久了~~~~”

 

“嗚喔喔~~~時間又要到了~~~”

 

 

 

Eren的習性更是順利的夜行化,總是在近黃昏時開始跟Levi一同活動與進食,所以人們都搶在閉園前,一睹他們親密的互動,錯過的人就使能拍下他們睡著的身影,但是也讓人好生滿意。

 

但是考慮原是野貓的Eren仍無法接被圈養的生活,很擔心因此得憂鬱症之類,所以韓吉會運用假日晚上,在Levi千叮嚀萬交代的眼刀下,在安全的範園讓牠去溜溜,只是每次放Eren回去時,Levi都會將牠清潔將近半小時之久,久了之後Eren好像對外出一事感到猶豫。

 

但是可以帶回一些外面的故事回來給Levi前輩,那也不壞,只是有時韓吉假日太忙,就會請志工來幫忙,而當Eren看見對方居然是米卡莎───

 

內心的衝擊與過去的惡夢讓牠想直奔Levi的懷中

 

說什麼都拉不動,死都不進去外出籠中

 

最後是有第三方的飼育員的指導下(與監督,防止小貓沒歸還),結束了那痛苦的外出,Eren因此整整黏了Levi三天,無論睡著還是醒著都跟緊緊不離開半步,生怕下一刻就被拆散。

 

Levi覺得真是好玩極了,雖然身上染到那想霸占Eren的女孩的氣味令人不爽,不過有這樣的反差表現更是難得,已經共處了兩個季節,現在正是最冷的冬季即將結束,但是溫度還是一直維持在零下,不見起色。

 

小貓身上的毛皮不比大山貓的厚,所以即使是到禦寒的窩中,Eren還是覺得很冷,可能心理上的衝擊太大也是個可能。

 

「我小時好幾次差點被她掐昏…還有一次我被她狠掐尾巴…怎麼有的人類示好的方式這麼可怕…」將身體更往Levi的方向靠,然後索性二隻後腳巴著對方的腰際不放,努力找著讓自己最溫暖、舒適的角度。

 

「前輩、前輩,對了…外面現在都積滿了雪,好漂亮呢,白茫茫一直沿伸到遠方…如果到了春天…我記得有個地方的花總是開的──哈啾!」

 

「Eren…你不後悔你的選擇嗎」

一點也不嫌髒,仔細的舔乾淨Eren的小臉,嗯…很好,身上都是我的氣味了,接著將身體一轉,好去阻擋從洞口不斷吹送進來的寒風。

 

有些睏意的Eren輕舔了Levi放置自己身上的大掌,聽著熟悉的心跳聲傳來…天一破曉、也順利的跌入夢境…

 

「呵呵…」大山貓的神情非常柔和,輕輕的抱緊後,也一同熟睡

 

 

我不會限制你的自由,因為──Eren終究會回來我身邊

 

 

---------------------

6-6 尾聲

 

 

接下來…就是令韓吉苦惱的春天了

 

因為Eren的存在,當了她跟Levi之間相處的橋樑,三方的關係一下子緊密了不少…這可是韓吉夢寐以求的結果~~

 

但…感情如此黏膠似漆的牠們…會不會擦槍走火…雖然都是公的不會有生育的問題,Lynx的數量也還沒有到瀕臨絕種的程度…

 

而且要Levi讓母的Lynx懷孕根本作死不可能!!因為人家都已經有Eren了啊啊啊啊!!害我每次小朋友Q&A時間都尷尬百出!!

 

例如前幾日的小學生的戶外教學──

 

“叔叔”

 

“哦…小朋友我是阿姨 ^^”

 

“叔叔!牠們為甚麼一直親來親去?”

 

“喔~因為牠們感情好啊,貓科動物都會藉由理毛來讓達到放鬆與清潔的效果~~”

 

“嗯…我看爸爸媽媽才會這樣,牠們也會有小寶寶嗎~~??”

 

“喔───基本上不可以,因為牠們品種不同”

 

“那虎獅怎麼來的??騾子呢??為什麼牠們可以~??~叔叔你騙人~~”

 

小朋友一個個起鬨,正好看到Levi一把勾住Eren,將牠剛剛喝水沾濕的小臉溫柔的舔淨,無疑是火上加油。

 

這年頭小鬼怎麼回事!!!一點都不可愛!!!要我跟你說牠們都是帶把的生不出來好嗎~~!!!高興了吧渾蛋!!

 

 

 

啊~~算了

 

反正牠們也分不開

 

一切順其自然吧…

 

 

 

 

 

 

 

附註 裏設定…

 

濫捕野生動物逃亡多年,前幾年因右手掌嚴重啃傷導致腐爛,就醫途中被逮捕,移送聖彼得堡監獄。

 

『罪犯/ 凱尼──判終身監禁,不可上述。』

 

當這人知道失去終身自由時,居然仰天大笑,嘲笑自己的命運居然因為一隻小小的山貓給決定,這樣一來他們可同病相憐,困在小小的監獄,度過淒涼餘生──

 

他至死也不可能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

 

 

那隻山貓被安全的圈養著

 

有了名字…甚至有了共度幸福一生的伴侶

 

 

那就是Eren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1. Ha°Ramen兔耳其藍 转载了此文字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