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小野貓遇見大山貓-05

急促的足音穿梭在染紅的月夜下,有著一群奔跑中的獸類跟隨著他們的首領,牠們經過的沙地,都倉皇的留下數十個血爪印

 

「法蘭!你們往西邊樹林走!!其他的跟著依莎貝爾繼續向前!!」

感覺剛剛的的槍傷已經傷到了內臟、但是腳步不見任何減緩…

 

「可是老大…!」東邊水塘那裡是更危險的…盜獵者都聚集那裡──您想要引開他們嗎

 

「快去!!」

這應該是我──可以對你們下達的最後一個命令

 

 

將族人們引領到安全的地方後…接著就是不斷、不斷的奔跑…能多增加一分混亂,族人就多一分逃亡的時間…

 

拋之腦後,卻又揮之不去的濃厚煙硝味使的嗅覺更加不管用…雖然在夜間的視力絕佳,但是終究是寡不敵眾,最後被層層鐵網困倒在地上,這匹野獸發出更加兇惡的吼聲,壓制住自己的人類又將固定住網子的釘子釘得更深一些

 

『還在作困獸之鬥啊──麻醉藥給牠多打幾管』

 

有個人類接近…在自己前方三步蹲了下來『嚓』的一聲,刺鼻的味道在火光消失後開始發散,一瞬間的照明打在成年男性臉上,可看見他眼窩有著密密的皺紋…

 

「!!」身上突然好幾道刺痛,人類似乎又給自己注射了什麼…

酸酸麻麻的感覺…從新傷口蔓延全身…

該死的傢伙…

意識越來越模糊…他們…這些人…開始討論起彼此的”戰果”起來

 

『今晚成績如何...是嗎…我這裡有30隻犀牛角…15對象牙…還有…

還抓了幾隻活的小東西,可以轉賣給───』

 

 

「吼吼────!!」

在頭被重擊前,我記得我用盡全力奮力掙脫開鐵網,狠狠的咬上那男人──

只可惜只咬掉他的帶著刺鼻煙草味的右手的部分。

 

 

……嘖!真是難吃!得吐掉才行…

 

 

意識陷入黑暗之後,過了好久…剛剛…是在作夢嗎?夢到這種過去真是太沒意思了…醒來…也是面對無盡的無聊……

 

不對…記得最近,好像有一件有趣的事情發生…好像…是個眼神跟口氣都很蒼狂的小鬼,捉弄牠…還蠻好玩的…

 

而且,還是隻不怕死居然怕癢的小野貓

 

話說…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被舔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Levi下意識的沒有用力,將”那個”攔腰咬到自己眼前,灰黑色的瞳中的殺氣,似乎跟月色一樣被吸入那雙金瞳裡去──

 

 

「…前輩?」Eren用牠的小掌戳了戳對方的肩膀部分,接著就巴著自己的右腳不放

「Levi前輩…我快掉下去了…」

 

 

Levi如夢初醒的將Eren叼起,然後一個轉身,用仰躺的方式靠在樹幹上,不知所措的Eren突然就安安穩穩的趴在最安全的位置──大山貓的胸膛上。

 

那可不是輕易可以給的位置,更何況是認識還不到一天的情況更是如此,但是Levi願意讓牠有這待遇。

 

「……」「……」 雙方短暫的沉默之後

 

Eren又開始舔起了對方,一邊繼續說道:

「您剛剛好像睡的不是很好…我就給您舔一舔…您的樣子就緩和了些,所以看來挺有用的」 

 

「對了還有一招…這是一個對我很好的人類教我的,因為從小得想辦法養活自己,所以一路上有時會遇到壞人類…但也會遇到好人…卡拉就是──」

 

Eren緩緩的往上移,將腰部的曲線拉到一個極致,接著將頭部──將嘴巴碰了一下Levi的臉頰…這一停頓就是三秒

 

「我每次睡不好時…她都會這樣,我發現人類好像也會對家人這麼做…啊…!對不起…我不是您的──」 

好像想到哪裡不對,一陣尷尬讓Eren閉上嘴

 

“我又不是…前輩的誰…我只是個毫無相干的野貓不是嗎”

“但是為什麼看到牠只是被惡夢所困…居然會感到難過”

“被人類所傷、又被人類所救…我們──是不是挺像的…呢?”

 

 

Levi也終於回神,用二隻前肢環抱住胸前的小傢伙

 

「小鬼,我也發現人類會對親密的人這樣做」

伸出舌頭就是一陣盡情的濕舔──小小的口腔──頓時被Levi的舌頭給整個填滿,又刺又刮的感覺讓小貓非常吃不消

 

「喵唔唔───」嘴巴現在根本闔不起來,舌頭被對方捲起又攪動著…不自覺的被帶動著轉換角度,對方更藉此舔得更深入…

 

「喵…前輩…喵啊…好刺…輕一點…唔唔」可是卻有另一種舒服的感覺蔓延開來,不想推開的原因,一定只是會從樹上掉下去,而不是什麼其他原因

 

「那你最好早點習慣,小鬼」

還沒有黃昏,看還是再睡一下好了

 

「哪有這樣的──喵…啊…」

不知為何,完全不想抵抗,前輩看來是又要再睡一會的樣子,那…我何時可以從樹上離開啊…

 

但是,這樣卻不討厭──

 

---------------------

 

『為了給您更加的遊園品質──今日本園區將在十分鐘後關閉,請各位遊客往出口移動,謝謝您的光臨──!』

 

動物園的廣播不斷的在提醒,但是很多熱門的景點,人潮還是遲遲不散,例如從以前就很受市民喜愛的大象、不然就是人氣一直很高的孟加拉虎之類的猛獸。

 

而有些動物習慣人類的掌聲及吹捧的下場,在”失寵”之後的失落感更是嚴重的加倍,例如這隻小時萌殺無數人的「帕拉斯貓」(Pallas's Cat),從小根深蒂固的傲嬌性格、長大之後展現的暴烈性情、兇惡個性,使的自己的人氣直直滑落。

 

很多動物都安安份份的過生活,從不在意人類的眼光,但偏偏牠就不是,此刻這隻帕拉斯貓更是用致敵人於死地的眼神,狠狠盯著遠方…那不肯散去的人群。

 

而且這圍觀的情況從前幾天開始發生,後續幾天的情況更是加劇,真是太奇怪了!!

 

「為什麼人們都跑去關心那隻乖戾孤僻又無趣至極的Levi??我明明比牠有魅力多了,這些無知的人類真太愚蠢了!!那種半殘的廢物哪裡好了!!」

 

「…你說什麼?」

一只在圍欄外的三色貓,停在帕拉斯貓的所在的前方。

 

「我不准你用這種方式說Levi前輩!!」

 

 

 

---------------------

 

即將到了下午六點──閉園的時刻,也是Levi差不多起來活動進食了,大手習慣性的一撈…那小鬼,不在了。

 

起初,Eren一有小小動靜或是想換換姿勢都感覺的出來,但是才過了幾天…容易被吵醒的自己居然進入熟睡,以至於讓牠給溜走了──

 

 

Levi匆匆起身,仔細的檢察住所的每一個角落

 

沒有…沒有…沒有…

 

牠離開了

 

 

 

有Eren在身邊的日子,才短暫幾日,有改變的就是圍牆外的人類變的越來越多,三不五時的驚呼聲是有點擾人,但無所謂,看到牠溫馴的睡在身旁、總是很乖巧的給自己理毛,壓在牠身上舔著牠敏感的地方,明明舒服的不斷發抖,嘴裡卻直沒感覺的樣子更是可愛。

 

天要亮時,就逼著牠配合自己的作息入睡,如果Eren不肯當抱枕,只要將舌頭深入牠的嘴裡,舔個一陣子就會就範了。

 

 

想起牠常常會望著圍欄外發呆,想必是厭倦了被圈養的日子了吧,這不就是牠最厭惡的事情嗎?所以一有脫逃的時機出現,牠就離開了。

 

 

 

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的同時,食物也送進來了

 

 

Levi完全沒胃口

 

 

然後將放食物的盆子,整個用力一甩的打翻。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