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耳其藍

努力可以接近夢想

【利艾】小野貓遇見大山貓-02

「巡邏辛苦了」 「你也是──」「動物們都還好嗎?」

「哈哈…這也沒辦法,最近的天氣都讓大夥沒啥精神」

 

一位正脫下濕漉漉的雨衣的保育員,剛剛回到值勤室,室內的另一人隨即遞給他一杯熱茶。

 

「對了,Lynx (亞歐猞猁) 區的Levi 還好嗎?」

 

「你說那隻兇猛的大山貓嗎?」

遞水的那位重回座位,搜尋了一下數十個的螢幕,切換一下,就看見那隻名喚Levi的動物,正慵懶的躺著,並且一直在作舔毛的動作,最靠近的鏡頭看不到正面,倒是看到牠尾端帶黑的尾巴,上下輕鬆的搖晃著。

 

 

「牠有食欲不振嗎?是不是留了吃的在窩裡」

 

「嗯…還好吧?昨天給牠的食物三兩下就解決了,還是有哪個可憐的鳥類被逮到,而牠正準備把獵物玩弄至死吧…」

 

「下雨真是讓夜行性動物活動力大減啊,偏偏這是一隻成年又傲氣的Lynx,看來只能獨居到孤老了…真是可惜」

 

 

「韓吉長官可欣賞牠了,都把牠當兒子在寵的」

 

「可是Levi從不領情,更是不親近我們這些保育員…真是無奈啊…哈哈」

 

「我倒是想起來了,上回長官不顧我們的勸阻硬要跟牠”接近距離”結果下場就是手臂縫了五十幾針」

 

 

『索尼!班!!巡邏的怎麼樣了啊~~~~!!』

一位綁著深咖啡帶點酒紅色馬尾,身上防風眼鏡還帶著霧氣的女性

從後面猛然勾住自己二位忠心部下的脖子,中氣十足的大吼著

「我親愛的動物們都還好吧~~~~~嗯?~~~~」

 

『…!!韓…韓吉長官….!!』

 

 

 

---------------

 

「喵…」 好溫暖… 這種無比放鬆的感覺…

 

而且自從一直流浪下來…從沒有一天好好睡過

 

從未感受過親生媽媽的理毛是什麼感受

因為自己生下來時,就沒見過牠了

 

可能是母親判斷已經養不活自己,更何況是一窩小貓

 

還是母親遇到什麼危險,才使得彼此分離

 

好希望原因…都不是這二者

 

 

啊…話說昨晚…我是不是被咬死了?

 

那太好了…我可以見到卡拉了…那位…絕一僅有

 

溫柔照顧我的人類女子…

 

 

 

「小鬼,睡醒了沒?」

 

金色的雙眼突然張開,狠狠的撞進另一個深灰色之中

牠是…灰色略紅的身軀上有著黑斑花紋、雙耳直立帶黑色毛叢

這是一隻跟自己同科的大山貓…

 

這可不是歡樂的認親大會

而是一個誤闖牠人地盤的窘境直撥

 

自己…根本還沒上天堂…不,下地獄還比較好

 

小野貓的神情原先有些疑惑

隨即被恐懼感所取代

 

 

「喵啊啊啊───嗚───」

 

「真是吵死人了」

比小野貓的頭還大的貓爪,將懷中昏睡一整晚的小傢伙,一掌巴到地下

接著伸出舌頭,開始從後背緩緩的,由重至淺,由下至上舔著

 

 

「…放…放開我!像你這樣的掠食者,與其這樣玩弄食物,還…不快一口咬斷我的咽喉!」

 

現在反而變成憤怒的怒吼…這反覆無常的小鬼果然有趣

而且不是很餓嗎?居然還可以說話這麼大聲?

 

「我可不容許我的地盤出現骯髒的東西,安分一點!」

 

將小野貓翻正,大山貓的前腳將牠的身子左右固定後

開始不客氣的梳理”清潔”起牠的正面

臉頰…耳朵…自己很難清到的耳後…都被大山貓不斷舔弄著

接著是身體的部分還有…等等......!!

 

「喵───不要這樣舔───喵───」

“那裡”我自己來就好了,喔拜託!!

 

根本無處可閃,種族佔著絕對的劣勢的自己…

終於要在被對方亂舔一通之後被吃了嗎?

 

祝福你拉上三天的肚子

我以前可不知吃了多少壞掉的東西…

將死之前還可以這樣想…我也算了不起吧

 

「…」緊閉上眼,準備即將到來的痛苦之際

 

突然大山貓停止了動作,並且調整了姿勢將小野貓圈在懷中

將著將頭壓在小貓身上後,後方的兩段式柵欄傳出了聲音

 

是人類!應該說是這裡的保育員正準備著給大山貓的早餐吧

 

『Levi~ 吃早餐囉~~有沒有想我啊』

『長官您冷靜一點…啊!Levi又在瞪您了啦!』

『哪有的事!我一定可以感動牠的~~~啊~~不要拉我走啊~~~~~…..』

 

 

等到人聲漸離後,只見柵欄重新關好後,開放了一區有裝食物的部分

 

小野貓將鼻子靠在山貓雙腳露出的小縫中,聞到了食物香味

想必一定是很新鮮…又好吃的東西吧

 

住在動物園裡的動物… 我一點都不羨慕

 

只能活在柵欄裡… 困在有限的空間

 

不愁食物但也失去自由

 

永遠的

 

 

 

感覺身體被放開,小野貓被推向一個裝滿豐盛食物的盆子前

牠的眼神已沒有憤怒跟驚恐

則是用略帶同情的感覺望向身旁的大山貓

 

「吃」大山貓用稍有命令的口氣說著

 

「喵…?」什麼…你是要把我餵飽後再吃掉嗎…肉食性動物的規矩真多

 

「你這小鬼肚子不是餓了」語氣還是冷冰冰的,但內容──卻很不合現狀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吃飽之後趕緊離開這裡──

 

「…」

 

「…」

 

「…吼…!不吃是怎樣!」

 

等的非常不爽的大山貓將小野貓的頭整個巴入盆子裡

 

「…喵啊!這肉塊都…大大塊…!我怎麼咬的動!!」

 

剛剛被弄乾淨的臉,現在被沾滿了食物的碎屑及肉汁

小傢伙現在正氣呼呼的吼回去,不過還沒氣完

始作俑者又再度幫自己開始舔臉清理的動作

 

小肉掌拼命推開對方的臉

「喵───好了,不要再舔我了,您有潔癖嗎───這樣已經夠乾淨了」

 

說話不自覺加上敬語,這樣的被撤底理毛感覺…還真是…太舒服了…

真是可惡…

 

隨後,大山貓用力咬開自己的食物,扯出許多小肉塊

「嘖…!吃飽後過來幫我理毛,聽見沒有」

 

「幫您…什麼?」

 

「你這麻煩小鬼不要太囂張,都幫你舔的這麼乾淨,居然想吃飽就閃?」

 

「…!喔,是的! 」



 

這隻大山貓…其實



沒有外表那麼可怕呢…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兔耳其藍 | Powered by LOFTER